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2012-05-24 20:38:25|  分类: 细腻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 拂柳 - 拂柳的博客

朱淑真画像

    如果还有来生是宁愿待在幻想里,还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她想念那个明朗的少年。

        那些春天盛开的花儿,梨花犹如寒露的少女盈盈玉立,那粉面含羞的海棠像自己模样;池塘里的荷花刚刚卷起一个小托盘,田田的荷叶像舞女的群摆;纷纷扰扰开得姹紫嫣红的芍药。那些似有若无的春愁里她曾经幻想的那个人,站在彼岸衣袂翩翩。

        初合双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他谁?

        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肖郎万首诗。

        那个人也有这饱满的文才,能吟出梅影横窗瘦这样迤逦的句子来。他们在春天的花园吟诗作对,在冬天大雪纷纷时踏雪咏梅。她愿意做他最娇俏的娘子:

        温温天气似春和,试探寒梅已满坡。

        笑折一支插云鬓,问人潇洒似谁么?

她含笑轻问,语气是溢满了幸福和被爱怜的感觉。闺中的生活总是有些寂寞,而爱幻想,喜欢生活的她对未来总是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就像这个春天的湖水一样,心底的波澜总是滔滔不绝,那是少女的心事。

少女的她总是幻想伴着自己的是个英俊公子。他和她一样有着丰富的情节,懂她,爱她,怜惜她。那一天她终于遇见了他——他们在夏日的傍晚一起游湖,湖面上荡起层层的涟漪,本来是清朗的天气忽然下起了一阵小雨,她有些恼了,他却安慰她,这样时候一起走在朦朦的细雨里也是一个美丽的景色啊。她忽然又高兴起来,娇羞的依在他身边。回来的时候脸上还是一层红晕,心里犹自狂跳不已……

他们那些天真烂漫的岁月如天上的月亮,变得渺远。清冷的月光中,是那个曾经站在彼岸的少年。

那曾经真心的付出,留给她美丽的心情,像一道深邃的风景;曾经倾其所有的爱恋,有一股傻傻的勇气;曾经热辣辣的表达,充沛着火一样的激情。不自禁想起,心儿犹自狂跳个不停。

真实的生活并不是白头偕老,她和他有情人终究没成眷属。她一直痴情的向往着和他在一起,可是生活残酷——父母的颜面总背负不得女子“玷辱门风”的行径——她终于不得不和他断绝了来往。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失落和愁痛缠绕着在心尖跃步。那一年,在她还沉浸其中的繁花似锦的春天,却被迫出嫁了。

那个丈夫并不是她的意中人。

每到七夕她总会想起许多,痛和爱一起袭来,像六月的雨,淅淅沥沥的滴答着,如一把钝刀在磨挲她的心。相思里充满了太多的无可奈何和幽怨。

她想起曾经为他写过的美丽诗句:“停针无语泪盈眸,不但伤春夏亦愁。”在此之前,他们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儿。

她停下手中的活儿,看着掠过花丛的成群结队的燕子,想着那个人,心里涌起一阵阵甜蜜的回忆:“花外飞来双燕子,一番飞过一番羞。”可是如今……她的心一阵痛,每次想走近,才发现自己陷入回忆里。惊醒那一刹那太苦,她情愿一生一世活在回忆里。

自从嫁作他人妇,终日以泪洗面。那个笨拙的男子哪里懂得她的心思。她站在春天的黄昏里看着落日渐渐融入大地,心里一片空荡荡的惆怅。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那个他永远也不会懂,一段爱情给了她多少慰藉给了她多少伤心怨恨。瑶台相会已无期,空把泪珠纷纷坠。这段感情既然已经不能再重圆了,爽性利落的结束吧,再也不要见到他们的曾经相会的地方了。也许相念要比相见来得厚重。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那一丝丝一滴滴的回忆让人一生都在沉陷,都在回忆,都在相思。

春天已经是梅烟和露,芳草萋萋,杨柳丝丝蜂蝶双飞游戏在花丛中。一个人端着酒杯独对朦朦细雨,酒的辛辣在她的心里一阵绞痛。记得那年曾经在梨花盛开的季节携手游遍芳丛,如今已是芳草戚戚对青山了。昨天夜里还梦见他,相对无言,心里有些淡淡的惆怅,辗转反侧心里懊恼干么要醒来呢?如果能够一直在梦里相见,倒情愿一生都在梦里睡了去。

“唉!”她长长的一声叹息。只可惜“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柳絮已经开始纷纷扬扬,柳丝一条条,却不能拴住一丝愁。风景无限好,只是因为没有那可心的人儿在身边就算再好的风景又能怎样?独坐帘内看着满院的落花,相思让人一点点丧失了抵抗能力,心戚戚肝肠寸断。

虽然春天这样和暖的天气总是空添了许多相思,还是喜欢停留在春天里。看着莺莺燕燕飞在花丛中。柳絮犹自随着风飘着,是想知道春天去了哪里么?坐在帘内借酒消愁,满山都是杜鹃泣血的号叫,更那堪黄昏又下起了这恼人的雨。她独倚着阑干,愁绪伴着雨丝飘荡,巴望着老天晓得着满腔的怨郁,让这雨儿停了吧!谁曾想“十二栏杆斜依遍,愁来天不管!”

春天缓慢的走过,萧瑟的秋天又来了。梧桐落了厚厚的一地叶子,踏上去有簌簌的声音,不知哪里传来唧唧的虫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更增添了几分萧瑟。连回忆也无从追起,梦也无处做,天边的月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牙儿,寒意一丝丝袭来。一个人在这里,听得远处传来敲砧的声音,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一阵小雨:“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只觉得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都冷了。

“他不曾记得我的模样了吧?也许早已经有了新的爱情。多雨的天气总算过去,冬天来了。”她想着,“人生就像一场梦,醒来的痛谁能懂?情愿一生睡在梦里头!上天尚且怜惜梅花让雪花和她对开,为什么我的一生却要一个人来承受?唉!道是‘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啊。”

  爱情成了她心中的一个向往。她想象着爱,想象着幸福,却在现实生活里消磨着。她日益的瘦弱了,走起来路来也总是有些蹒跚了。泪水早已经枯竭了,心因为空旷的寂寞和伤痛变得干涸了。

她用了一生的时间来回忆一个人,尽管那个人给的爱情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

也许,只要爱了就无悔,谁在意它的明天有多远?因为有着这样的一份爱情,她才有了刻骨铭心又让她痛苦思量一生。

爱过的天涯从来不寂寞。

相关链接:

人物简介

朱淑真,生当宋室南渡前后,著名女诗人,能画,通音律。词多幽怨,流于感伤。其生平,传世载籍多记载为“自号幽栖居士,钱唐(今浙江杭州)人,世居桃村。工诗,嫁为市井民妻,不得志殁”。宋魏仲恭《断肠集序》,而据集中《春日书怀》“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可知,其夫亦曾仕宦。因此除钱唐人,出身宦家,生活不幸外,诗人生平今已难详考。生前曾自编诗词集(《写怀二首》“孤窗镇日无聊赖,编辑诗词改抹看”),死后散佚。孝宗淳熙九年(一一八二)宛陵魏仲恭(端礼)辑为《断肠集》十卷,未几钱唐郑元佐为之作注,并增辑后集七卷(一本把第七卷厘为两卷,作八卷)。此外尚有《断肠词》一卷行世。

历史背景

朱淑真本人的爱情生活极为不幸,作为一位女词人,她多情而敏感。魏仲恭在《朱淑真断肠诗词序》中评价其词为“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同岂泛泛者所能及”。

史料记载

朱淑真的籍贯与身世,历来说法不一,《四库全书》认定其为浙中海宁人。据《中国古典文学记丛》、《文献》、《蕙风词话》等记载:朱淑真,约于宋元丰二年(1079)出身在盐官(今海宁市,)路仲里,据《宋重修紫薇山志愿寺碑铭并序》:“钱塘属邑,盐官为最,在浙之朝阳,为吴之右臂……”,盐官县,元天历初改名海宁州,历史上曾是钱塘郡属县。故有人又称她钱塘人。

朱淑真诗,以清汪氏艺芸书舍影元抄《新注朱淑真断肠诗集》(藏北京图书馆)为底本。校以民国徐乃昌影元刻本(简称元刻本)、清光绪嘉惠堂刊《武林往哲遗著》本(简称武林本)、清抄本(藏北京图书馆)等。新辑集外诗另编一卷。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