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唐诗宋词里的男人和女人们  

2012-06-02 14:12:59|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最风流的时代,当是唐宋。

就是在最风流的年代里,直接参与文学创作的男性、女性,其中声誉最高的几位,无可争议的是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李清照、辛弃疾等。
     唐代最具男性气质的诗人,当属李白!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是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概!每当我高声咏诵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眼前总会出现一位宽袍大袖的诗人,他屹立在高山之颠,面对着悬崖下面的滚滚河流。大风,吹起他的白色衣衫,其背影飘然似仙。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富于哲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等诗句情理结合,抒发了个人生命短暂,宇宙永无穷尽的哲理性感叹。

原以为唐朝早就消隐在墙那边的青苔之后,除了一地盛开的诗歌和李杜们的名号外,那些一日看尽长安花中的花,早已是丰肌弱骨成香泥了。却不料今天她们穿越了千年的风尘,从绵绵细雨中款款走来,与我撞了个满怀。

如果没有才情,女人的姿色终归是秋露一滴。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这让世人赏心悦目的,便如薛涛、上官婉儿、颜令宾等等,虽处风尘之微,却以才华出尘,成为枝头海棠,香了唐诗千年。

那薛涛原是官家女儿,父亲病故后,年方及笄的她,无依无靠,沦落红尘。由于才高八斗,诗达四方,深得文人雅士仰慕。元稹、白居易、杜牧、刘禹锡、张籍等大名士,就常与之唱和。她爱以松花纸和深红色小彩笺写诗,与他们酬唱,人称薛涛笺。元稹与她交往甚密,有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之句相赠。乱猿啼处访高唐,路人烟霞草木香。小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自哭襄王。朝朝夜夜阳台下,为云为雨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自斗眉长。一首《谒巫山庙》,已显她才情浩浩,不输男人。

那曾经深得武后喜爱、著有二十卷文集、后来又被唐中宗封为昭容的上官婉儿,在《彩书怨》中倾诉的: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恨久离居。其中的思念、哀怨、孤独,是胭脂沾泪的哦。只是那生那世,烟柳之地的清欢风月中,真情削薄啊。回首长安城廓,万事已归黄尘。

颜令宾临终前的《病中落花》,每个字都冒着寒气哦:气余三五喘,花剩两三枝。话别一樽酒,相邀无复期。虽然她的一生都在欢场迎来送往,可到最后,依然是孤零零、黄土葬艳名

还有那王福娘、杨莱儿流品高雅、知书识墨,于纱窗蕉影、竹韵松风间,研墨执笔,佳咏连篇。然而烟花中人,与客消魂蚀骨、行歌侑酒、花开花落度流年的背后,哪个不是怀了满心的忧戚,满心的疼痛?连理枝前同设誓,丁香树下共论心。栀红灯下,梨花带雨,全都是为着一个情字。觅到良人,寻到归属,是飞起,落下,再飞起,再摔落,如寒秋悲雁般的梦啊。

    苏东坡,他不仅是集唐宋文学之大成者,也可以说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男性。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苏轼,除却极高的文学天赋,还是深思而达观的哲学家。尽管我们熟知他的诗词,了解他不仅有大江东去这样的豪气之作,也有十年生死两茫茫那样的儿女情长,但他最精美的部分,还是散文小品。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寥寥数语,闲适人生的况味却莫过于此!
   
再看那宋词中的女人们,更是沉浸着说不尽的花气与香气 。她们明眸如水,黛眉若烟,微抿香唇,举手投足间,摇曳生香,清丽飘逸,一个个都是落花生前的丰姿啊!无论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无论艺妓馆娃还是慵妇怨女,都被多情的词人们勾画得清新活脱

做为一代才女,李清照是在诗、词、散文各方面都有成就的作家,而以词的造诣最高。无论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一剪梅》,还是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醉花阴》,无论是载不动,许多愁的《武陵春》,还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声声慢》,写出这些清新明快、流转如珠文字的易安居士,曾一度让诸多文人墨客自愧弗如。多少年过去了,她的名字流芳百世,她的诗词如春风化雨人间,让生生世世的人们百读不厌,历久传唱。

朱淑真,江南才女,美貌贤淑,但所嫁非人,郁郁寡欢,得不到真爱的女人,像被剪断肢体,插到瓶子里的鲜花,鲜活的时日无多,便在抑郁中枯萎,殒落。她常寄情于诗词之中,有《断肠词》,重情的女子,情非所愿,一盏孤灯,夜夜断肠,而在不远处的秦淮河上,桨声灯影,掩没了一声声貌合神离的轻叹。女词人熬尽腹内最后一滴关于爱的怀想,在冷冷的绵绵的秋雨之夜,那颗虽生犹死之心,气若游丝般的熄灭。 

沈园犹在,唐婉已去。一曲红酥手,黄滕酒,满园春色宫墙柳,把爱从苍翠的枝头上摘下,放在江南梅雨中潮湿,直至发霉,腐去。这种难了之爱,搁在今天是多么不可思议呀!唐婉,宋词里,一声最令人心碎的叹息。

南宋词人李煜。词到了李煜,已入化境。如果说李清照的词还显雕琢之气,苏东坡的词是情势所至,自然而成;则李煜已达到词即是我,我即是词的地步!在李煜创作的全盛时期,千古绝句已是随手拈来,顺兴而至。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样优美的音乐般的语言比比皆是。别愁离恨,到了李煜,已经写尽。

另外,晋代诗人陶渊明。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他宁静而平和的心境,常令我悠然神往。我若与他同时,愿做他的邻居。在离诗人约二十米处,搭建草屋一间,在不影响诗人清修的前提下,出屋进屋之时,偶尔看到诗人的身影,在长满了桑树和榆树的林间小道上走过,落拓不羁却神情愉悦。他会在屋前的空地上坐着喝酒,他的妻子在旁边劳作,孩子们天真地打闹嬉戏。微风吹过他的长发,他仰望天空,醺醺然有醉意。我便也陶醉在诗人这曼妙的人生境界里。

今人不见古时月,唯见古人诗,他(们随岁月的风远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