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大德贤君汉文帝  

2012-06-23 13:36:14|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绝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夜读唐诗,看至李商隐的《贾生》,不禁浮想联翩。

  自古以来,失意文人往往以贾谊遭贬的题材来抒发自己不遇的苦闷。因为贾谊确是才华超绝,英年早逝,极易引发人们的同情,极易调动读者的情绪。李商隐恐怕也把自己比作贾谊了,自以为有贾谊之才,又遭贾谊之遇,因而以贾谊事迹为素材作诗抒怀是很自然的。明显地,此诗的标题为贾生而非文帝,也就是说,李商隐作此诗,意在指贾谊说自己,而不在借鬼神批文帝,在于抱怨唐宣宗并非真心爱才。
  李商隐作为一个遭贬文人,具有唐朝乃至古今失意文人的通病,他们确有指点江山的激情,因而也就总以为自己具有经纬天地的才干,认为自己才调更无伦,但他们仅是个文人而已。
  汉文帝很看重贾谊。贾谊才二十余岁就被汉文帝召为博士,又很快地迁升为太中大夫。不久汉文帝又想任贾谊为三公九卿之列,但遭到了一干老臣的反对。周勃、灌婴、冯敬他们跟随高祖出生入死,经历了几世的血雨腥风,又在挽救刘氏,拥立文帝时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建立了不世功勋,成为汉室重臣、辅弼栋梁,怎么可能服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贾谊恐怕也自恃才高,轻慢了老臣,让文帝十分为难,因此,才将贾谊调为长沙王太傅。要知道,长沙国繁华太平、人文荟萃,实在是锻炼贾谊的好地方。可见文帝用心良苦,是让贾谊避一下风头,磨一下性子,多一些历练。
  汉文帝还是念念不忘贾谊的,因此在他所谓的遭贬之后还让他来京城彻夜长谈。
  历史上的汉文帝刘恒是个好皇帝,名在贤君之列。他励精图治,诚惶诚恐,生怕自己德行不够使先帝蒙羞;勤政爱民,泽心仁厚,常常设身处地地为民众着想,采取了一系列使稳定政权,改善百姓生活的举措,从而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基础,那段历史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被称誉为文景之治

  当年,由于刘邦酒后无德,施虐了一名宫女,后来人们才知道她姓薄。刘邦以为是小节,早就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后来有人禀报,薄氏怀了龙种生了儿子,刘邦这才想起来,便赐此子名为刘恒(汉文帝),封地代国,治所代郡,地处幽州,与匈奴接壤,每次东北方向的匈奴人侵掠中原,都是以代郡为突破口,因此这里连年争战不断,不但偏僻穷困,而且凶险异常。封到这里的人都是地位低下的皇亲。
  吕后在长安杀了刘邦许多皇子,但唯独没有杀代王刘恒之意,因为吕后实在没看得起薄氏母子,没觉得这个代王会有什么作为。而实际上刘恒也确是自以为低贱,心安理得地在代地为王十七年,从来也不觐觎朝廷。当吕后一族被铲除,长安大臣要迎接他为皇帝的时候,刘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此事是真的,于是集中文武又讨论又占卜又打探,经过多次核实确认后,才战战兢兢地坐车到了长安,当上了汉帝。因此,从根本上,刘恒从来就没有认为自己是真命天子,从来就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也从来就没有残忍暴戾的性情,而是常怀着一颗惊恐之心勤于政事,忧心万民。
  汉文帝勤俭节约,以身作则,却对于功臣的封赏毫不吝啬。因铲除诸吕有功,汉文帝为太尉周勃增加1万户封邑,赐黄金5千斤;增加陈平、灌婴封邑3千户,赐黄金2千斤;其他人都有封赏,至少赐黄金千斤。而文帝自己很节俭,在位二十三年,其宫室、苑囿、狗马、服饰及御用器具基本没有增加。有一次他想做一露台,可经过预算发现,这需要黄金百斤,便说:百斤黄金是中等人家的产业……筑这露台做什么呢?于是作罢。文帝常着粗丝衣服,即便其宠妃慎夫人的衣装也规定衣裳不得曳地,帏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文帝为自己在霸陵修坟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自古以来没有这样勤俭节约的皇帝。
  汉文帝情怀悲悯,心中处处为民众着想。汉文帝元年十二月,文帝自己提出今犯法已论,而毋罪之父母妻子同产坐之,及为收帑,朕甚不取。其议之。众大臣以为不能废除连坐法律,但汉文帝多次教导大臣朕未见其便,其熟计之。我们注意到汉文帝在与大臣论证时,往往会请大臣其议之、其熟计之,表明文帝并不独断专行,往往在讲明自己意图的过程中,还教导大臣如何进行管理。文帝又感诽谤妖言之罪既打击百姓的积极性,又处罚过重,因此就规定自今以来,有犯此者勿听治。十三年五月,文帝有感于罪臣淳于公之女缇萦的上书,认为刑至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痛楚而不德也。朕甚怜之。”“其除肉刑。文帝在后元二年开始实行与匈奴和亲的政策,这并非文帝惧怕匈奴,而是怕烦苦百姓,以求便万民之利。文帝还用大篇的遗诏劝导百姓不要长久地为自己哭泣;告诫官员不要发动百姓到宫中哭吊;三天后即让百姓除去丧服;可嫁娶;宫中应当哭祭的都在早晚各哭十五声就可以停止;亲戚中送葬的也不要赤脚了;带孝的束带也别超过三寸……等等无微不至。
  汉文帝敬天事神,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人民的福祉。彼时生产力比较低下,人们都是靠天吃饭。天象好,老百姓的日子就好。他认为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以灾,非常担心自己德行不好会触怒诸神,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祸。我们翻开《史记》就会发现,他常常自责不德大矣朕德薄而教不明,吾甚自愧。常常向人询问不德不明的话贯穿他的一生。他实际上非常反对那些祠官为自己祈福。他认为各祭祀部门的官员把天降的福瑞都归功于自己是不合适的。这些决不是做作,而是真心话:吾闻祠官祝禧,皆归福朕躬,不为百姓,朕甚愧之。其令祠官致敬,毋有所祁。
  他对自己的生死看得很透彻:朕闻天下万物之萌生,靡有不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文帝认为自己已经很幸运,死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从来也没想过与神仙相会,也从未追求过长生不死。
  任何一个皇帝都会敬天事神,祭祀宗庙,那是他的职责,当然也有通过这种活动,达到昭示天下,影响大众的目的,但求天降福瑞,庇佑自己,为天下百姓消灾祛难,也是一个皇帝的真实心愿。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敬天地事鬼神,是很正常的,不能因此就批评皇帝迷信。也不能说文帝只问鬼神不问苍生。这种说法,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但糟糕的是,这是青少年教科书里的标准答案,不知贻害了几代人。
  司马迁站在总揽历史的高度给予汉文帝的评价是:德至盛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