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遗梦,那寂寞的沈园  

2012-06-25 11:48:53|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园,位于绍兴市区延安路和鲁迅路之间,美丽的木莲桥河畔,是浙江绍兴市禹迹寺南的一处著名旅游景点,其全称是沈家园(沈园初为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故有沈氏园之名)。沈园早在宋代就是江南著名的园林之一,园内山水亭台榭湖廊路花竹木,以及那些飞来栖息于枝头的鸟儿们,一一皆典雅、精巧。现在的沈园分为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大部分。除葫芦湖与小山两处古迹保存至今,其它都做了修葺,如孤鹤亭、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琴台和广耜斋等景观,依据历史面貌或沈园文化内涵所需要,被有序地分布在沈园三大区内,形成了断云悲歌诗境爱意春波惊鸿残壁遗恨孤鹤哀鸣碧荷映日宫墙怨柳踏雪问梅诗书飘香鹊桥传情等十景。沈园景色别致,各式构造均称而又得体,颇具匠心。站在沈园任何一个位置,一眼望去,便可见其典型的古代江南官宦私家园林的特点;随意一望,也是一帧帧天然的图画。其实,沈园的主要价值与意义在于陆游与唐婉那段凄美的爱情。800多年前,沈园,曾是陆游与唐婉等人年青时聚会、作诗赋文以及谈论时政之地。当然,沈园,最主要的是陆游与唐婉的爱之园,伤之园,永恒之梦之园。
800多年前,为缅怀唐琬,追忆沈园之邂逅,放翁先后泣书十余篇情真意切的诗文。据史载,陆游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诗篇,但在同一地点写下如此众多诗歌的并不多见。也正因为这些催人泪下的故事和感人至深的诗篇,人们不仅将沈园作为怀念诗人的纪念地,而且还将沈园作为执著爱情的寄托。如今,更多的人去那里是想身临其境感受和思索那段传奇般的爱情——沈园实际上已经成了一处特别的、温馨的爱情主题公园。
到沈园游览参观 ,导游小姐一准会带你去看那条廊檐,白色粉壁上有用黑色花岗石雕出来的两首同名《钗头凤》,并例行介绍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我们会听到他们背课文一样对游客解说:大家知道,陆游是我国著名诗人,传世之作最多,是高产诗人(共有9300多首留存于世),当然,陆游也是绍兴的骄傲……相比之下,大家对唐婉也许并不太熟悉(说到这里,解说的人会有一种怡然自得的神情,象卖关子一样稍做停顿后,微笑着继续介绍)……唐婉是陆游舅舅唐仲俊之女,因比陆游小一岁,所以,是陆游的表妹,相传(又是相传)唐婉才貌俱佳、楚楚可人,颇得当时山阴(今绍兴)官宦名绅之子倾慕……当年陆游和唐婉在这座沈园留下了许多传唱千古的爱情佳话,比如……
江南温润的气候,使得绍兴没有北方那样强劲的风,树木也能一年始终保持着一种青绿或苍翠,人、植物以及小动物们,都会有一种安逸的慵懒和闲散,连那一池水(保存至今的两处古迹之一:葫芦池)也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园子真的很静,象一个寂寞的浅施粉黛的佳人,待字深闺……园里很美,或紧或慢观赏园景的游人们,倘徉其中,似温了一壶绍兴老酒(绍兴产花雕和米酒),微熏地感觉着一种心情和意境……赶上游人们心情好,也常常会在园子里听到他们情不自禁地低声呤诵着那两首《钗头凤》同名之词和陆游所做的《沈园》(两首七绝),那是他们观景之后有感而发,也许只是心里涌动的感触模糊而又复杂,一时说不出来,只好借用了放翁这些现成的经典。
我不需要导游,更不喜欢她的空洞而缺乏情感的解说,我喜欢独自一人,默默地走着,走在这同样默默的园中,默默的池边,默默的亭台与林荫小路上,用自己的心去解读和体味这里的一切,哪怕我的思想没有多深、境界也不是很高,但,我知道,沈园是宁静的,并不想被人打扰。
据史,陆游出生于宋徽宗宣和年间十月十七日。作为一国之君,负责国家安危、社会发展和百姓生计的徽宗皇帝,却一心工于画技或整日醉酒于后宫佳丽,有时数日不上朝不理朝政,自然国政荒废,昏庸腐朽,政弊缠身!当时整个社会表面一派太平盛世的浮华,而国力早已蠃弱如卵,以至于最后徽宗自己被虏于北侵之金(女真),终又殂于金(公元1135年),成为北宋奇耻大辱(靖康元年,因钦宗向金军投降,都城东京陷落;靖康二年,女真将北宋最后的两位皇帝:徽宗与钦宗父子二人扣留,并将后、妃、太子、宗室等三千余人尽将虏去,成为历史上著名的且荒唐之极的靖康之耻)!
自陆游上溯陆家五代,均为朝官,可以说陆游出生于官宦之家,其家境自然殷实,诗书礼皆通达有至。陆游之父陆宰时任直秘阁、淮南计度转运副使,奉谕卸任进京(东京,今河南开封)那一年初冬(公元1125年),在淮河一只风雨飘摇的船上,陆夫人生下了陆家的第二个儿子。由于秦观当时才名斐然,陆宰非常欣赏其人,见夫人生下此子,说:秦观,字少游,这孩子就起名陆游吧。此后,八十五载漫漫的人生之旅,这个名字就一直追随着放翁,这个名字的内涵也不断得到充实,不断为更多人所知;这个名字,从此,在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国文学史上成为一个永恒不朽的名字。
《宋史.陆游传》记载:年十二,能诗文。可见陆年幼天资聪慧,加之其家风严格、深谙教诲、书香熏染,其一生的文学收获与成就自然丰盈沉实。其中,二十岁前,陆游受曾几(唐宋八大家之一,也是当时江西派诗人有影响力的代表人物之一,曾也是一位有名的爱国志士)影响很大(陆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其思想与诗文也初见异彩(时作《司马温公布被铭》,当时就被人怀疑为秦观所作)。
已颇有名气的陆游于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3年)赴临安省试,获第一,第二年却黜落,原因是权相秦桧使坏,秦之子秦埙与陆一同参加了殿试。然而就在这一年,祸不单行的陆游与爱妻唐婉婚姻因陆母恶劣的态度而决裂了,从此,双重的伤害永远烙进了陆游的心里。
虽陆家为官宦之家,但陆游一生所谋求的仕途并不顺畅,可以说几经挫折、颠沛流离、愁怅满腹。据史书记载,自陆游经夔州入蜀后,先后宦游蜀中成都、乐山、广元等地,期间,由虞允文、王炎等人举荐和帮助,先后担任过左奉议郎、左丞议郎、成都府路安抚司参议官等职。此间后期,他也参加过大散关等边境作战,有诗为证:
“中岁远游逾剑阁,表衫误入征西幕,南沮水边秋射虎,大散关头夜吹角。”——陆游《三山杜门作歌》
这段时间陆游的一文笔一改过去那种追求丽词和形意,转而让人觉其诗词文皆有辛弃疾一般豪放与坚执的英雄气节。朱润东先生这样概括陆游此阶段诗文:气概沉雄、轩昂,每一个字都从纸面上直跳下来。如:
“古来历历兴亡处,举目山川尚如故,将军坛上冷云低,丞相祠前春日暮。国家四纪失中原,师出江淮未易吞,会看金鼓从天下,却用关中作本根。”
——陆游《山南行》
淳熙五年(公元1178年),感到事业无成,颓然低落的陆游,由于孝宗对其文赏识,使陆游接到了赴任叙州的诏谕,从此离开了他生活了八年的第二故乡:四川。此后,又到福建、江西以及南宋京都临安等地先后担任过常平茶盐公事(回过绍兴)、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公事、礼部郎中兼实录院检讨官等职,但其喜乏忧多,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陆游谏被光宗罢官。此后二十年,即一直到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放翁在山阴农村度过,最后殁于山阴故居,终寿八十五。
陆游于二十岁与唐婉完婚,结成连理,陆唐二位夫妻本是心心相映,又情趣相投,本想可以从此幸福,孰料,百般挑剔的陆母对其儿媳唐婉非常不满,但陆又不敢违母命,不忍与唐婉离婚,不得已而在外购置了一处房宅,以期能经常与心爱的人会面,陆母听闻风声后竟多次尾随察看并强行干涉,直至公元1144年,陆游被母逼迫与唐婉分开!
据周密《齐东野语》记载,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春(时陆游与爱妻唐婉已被迫分离七年),陆游与唐婉在沈园邂逅重逢。当时,陆游已从母亲之命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改嫁绍兴名士赵士程。唐婉在征得丈夫同意后,在沈园置酒肴相待陆游。在曾经一起来过的沈园,两人再度重逢,只是这一次,陆游与唐婉已没有相爱夫妻名份。对于陆游来说,唐婉已是他人之妻!无奈,悲绝,苦闷一起涌上心头。于唐婉,心头也感觉莫大的痛楚,近在咫尺,却不能再象以前那样牵手、凝眸、欢颜无声之泪如浪潮般袭漫过来,两人在共叙离别情愁之时,陆游感慨万千,心如刀割。临近分别时,陆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满腔悲愤,提笔在园壁上题下了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三个错字,痛诉了无能挽留心爱之人的伤心与悲泣——爱人离去,又能向谁诉说?三个莫字,是对爱的挽言,却又是极大的无奈……哀,莫大于心死!从此一别,天各一方!在陆游的生命中,与唐婉的爱情成为美丽的绝版,绝版的美丽。
唐婉也因此赋了同题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千秋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在这首词中,唐琬尽诉对陆游的无限思念,泣血般表述了自己幽思成疾的境况。已经长久经受心灵折磨的唐琬,经受此番精神刺激,身心再也无法承受,不久就在忧郁中去世。陆游闻知此事,悲痛欲绝,心灵遭受深深的创伤,终生难以释怀,沈园从此成了他对唐琬思念的承载,成了他梦魂萦绕之地。晚年入城,凡逢沈园开放之日,必入园中凭吊。
袁鹰在他的散文《沈园柳老不吹绵》中写道:沈园在诗人心灵深处,成为一株永远长青的相思树,一块刻骨铭心的三生石。的确,今天的我们,不得不叹服放翁那执着有的爱情,执着的相思,执着的对心爱的人的衷肠。
宋光宗绍熙三年初秋的一个傍晚(公元1192年,即陆游被罢官回到山阴老家时),仕途失意的陆游神情恍乎,不知不觉走进了沈园。看着那一树树惹人的蓊郁与点点初秋的枫红,那汪葫芦池中,有在夕阳瑰色的余晖中嬉戏的鸳鸯……林静人空,陆游触景生情,想起了曾经的爱妻——唐婉,她的音容,仿佛昨天,她的身影依稀还在前面不远处。她若在天有灵,是否知道,我还这样苦苦地想念着她。不知何时,泪已沾巾,陆游坐在池边凉亭,心里一紧,已六十八岁的他竟从未有过地嘤嘤地象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那情形,那样子,多让人心疼!只可惜,唐婉早已香消玉殒,不在人世了!悲泣至极的陆游激动地写了一首诗: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层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其实,那一炷香,在放翁心里一直燃着,因为他从不曾忘记过,从不曾遗弃过。
宋宁宗庆元五年,也就是唐琬逝去四十年之后的一天,这一天时近黄昏,七十四岁的陆游,步履瞒珊再次来到沈园。此时的沈园,物是人非,陆游感慨万千,慨然而作七绝二首,就是后来被称之为《沈园》的那两首著名的诗: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七十九岁高龄的陆游曾在一天夜里,梦中又见到了沈园,真可谓思之心切,梦之情深……醒时,陆游怅然坐于床榻,四顾无人,灯昏人暗夜静,借着烛光,用那双颤抖不已的手和颤抖不已的心,作绝句二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难泯的情怀使他始终如一地牵挂着那座城南的沈园,那座眼里、字里、心里、梦里总是飘浮不去的心园——沈园。此时,儿孙成群、五世同堂的陆游,却难以抚平心中深深的忧伤与孤独。陆游最后一次去沈园,是他年至84岁高龄的那个鸟语花香、万物复苏的春天,对放翁来说,这是一个新春。在儿孙们搀扶下,他到了沈园。到沈园,再次触目生情的放翁,早已无泪,无语。浑浊的眼神却透着最初的心情,最初的爱恋。放翁知道自己时日已不多,不久将追随心爱的人而去,虽然,孤苦地俟过了近半个世纪,却终于看到了一丝光明:唐婉,你是否一直在奈何桥上等着我,等我们的来世……我们不要喝那碗孟婆汤……来世,我与你还做夫妻,我只以你为重,不再听命于任何人,从此也不再有任何人搅扰……这样想着,放翁心里多了些许的安慰……此次沈园一游,放翁归而又作七绝一首,题名《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我的音响里播放着罗小慈那曲《陆游与唐婉》古筝曲,曲声悠扬而又哀婉,如诉如泣的音乐,环绕在整个空间,我感觉一种沁入心肺、沁入灵魂的冰寒,一种凄切,一种记忆的悠远与亘古。
谁能想象一位有着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起倾斗酒歌出塞,弹压胸中十万兵这样豪迈大气的诗句、胆识过人英雄气概的男人,也会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样的柔肠与情衷?!但,事实上,放翁就是这样一个人:剑胆琴心!
放翁一生爱梅,现在的沈园古迹区内栽植了许多腊梅,每当梅花怒放之时,香气充满整个园区。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词中,放翁以梅喻已,其实,纵观放翁不平凡的一生,其言其文其事其行、其肝胆与情怀又何尝不是凸现着梅的品格与芬芳?梅,就是一种剑胆琴心,就是放翁的远去而又未远去的身影。
那梅,年年开,开了,谢了,飘零花语又碾作尘;那一泓如眸的池水,年年如是,沉默着,象盛着哭过的泪;那小山,更象是一处守望,等着一个人回来,等着爱的回归。

沈园,一帘匆匆幽梦的沈园……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