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沈园——忧伤美丽八百年  

2013-01-17 19:46:01|  分类: 细腻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沈园,忆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读《沈园》,品一份哀怨忧伤的情愫……

    文字灵动而有深度,写尽对真爱的渴望、对世事无常的无奈。荐之!

你是陆游和唐婉一怀愁绪,几年离索的断肠地;
  你是不能永成眷属的有情人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伤心处;
  你,其实就是写满了错错错莫莫莫的爱情墓碑。
  对于美好的事物人们总是无限追恋的。当残酷的现实扯碎希望的梦想时,痛苦的回忆便成为了最好的慰籍。路近城南,沈家园里,伤情无限的又何止陆游一人呢?千百年来无数痴男怨女,驻足其间,又有谁不是悲情自感而抛洒一捧热泪的呢?
  沈园——一个古朴的江南园林。宋代诗人陆游和表妹唐婉的凄美故事,绵延成一曲千古绝唱,至今悱恻缠绵,为沈园的绮旎风光平添了一丝淡淡的忧伤,吸引着无数的旅游者,前去寻觅清池石桥上留下的情侣脚印,绿荫白墙上刻下的挚爱悲歌。
  梅子黄时雨。蒙蒙的雨中,沈园飘游着缕缕乐声。循着那令人断肠的乐声,溯游八百年的时光,去追寻那久远的《钗头凤》的凄美。陆游20岁时曾经和他的表妹唐琬结婚。他们青梅竹马,情深义真,结为伴侣后更是伉俪甚笃,相敬如宾。陆游得妻如此,把功名利禄都付诸于花前月下,吟诗作赋。可惜这样的日子太短了,陆母怨恨唐婉耽误了儿子的前程和功名,就以八字不合之名逼迫陆游休妻另娶。唐琬至死都没有想通,相爱也会是一种罪名。不过她更没相通的是,那个后来横戈跃马抗击金兵的陆游,竟然不敢违背父母之命,在一纸休书上签下了他的名字。两个相爱的人儿,最终被生生拆散,这又是怎一幕人间惨剧呢?
  当初订婚的一只凤钗,见证了他们相爱时的两心相依,两情相悦;又见证了他们分开后的各自寂寞,各自飘零。陆游和唐婉,活生生给拆散后,一个违心地嫁了,一个违心地娶了,烟消云散,彼此两忘,倒也好。但偏偏知识分子就爱用伤怀折磨自己,命运之神还偏偏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让这对哀侣在沈园重逢,泪眼相看,春如旧,人空瘦。斩不断理还乱的抑郁,便化作了这首《钗头凤》,铭记了那段不死的爱情,跨越了时空,在春风秋雨里哀哀地唱。这千古绝唱便从此萦绕在沈园,成为超越沈园本身的只能意会的心景。
  十年后的那个春天,仕途坎坷的陆游,带着无计排谴的愁绪,回到故里,独游沈家花园,漫步于沈园的池旁、桥上、柳下。他形影清瘦,独游独吟。而恰恰唐婉和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相偕游园,一对被拆散的人意外重逢。尽管分离十年,陆游内心里对唐婉的眷恋依然难以割舍。眼见昔日的爱妻,分明已作了别人的杨柳。泪眼相望,欲执子之手而不能,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陆游的心碎了。而那个让人牵挂的唐婉,却偏偏给他送来一杯酒。陆游霎时体会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一腔愧疚直涌心头。他长叹一声,端起酒蛊,一仰头喝下了这杯苦酒,两行热泪沧然而下。
  那唐婉曾是他挚爱的妻子啊!昔日夫妇琴瑟和谐,情真意笃,而今剩下的只是一怀愁绪了。愁丝百结,哀怨丛生,人生离苦不得不托付于诗词之上。于是,那沈园的粉墙上,便留下了那首凄美动人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那触目惊心的三个是在向谁诉说?而那三个,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无奈呢?!
  以一扫宋词纤艳之风著称的陆游,诗大多写得很有气势,偏偏这首一反常态,缠绵悱恻,哀怨绵长。可见有一种心疼是深到能够改变人的习惯思维和创作风格的。作为孝子,奉母命而休爱妻,陆游遭遇的是撕心裂肺的两难。看得出来,陆游是懊悔不已的。仔细想想,在感情方面,陆游算是个懦弱的可怜人罢了。一个男人,连争取爱情的权利也放弃了。明明两厢情愿,却不据理力争,纵使写几百、几千首《钗头凤》也枉然。
  满怀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的陆游,柔肠百转之下,凄然而去。凄然而去的陆游又怎会知道,那个唐婉正孤零零的在粉墙下站着,将《钗头凤》看了一遍又一遍,伤心的涕泪涟涟。
  陆既未忘前盟,唐亦念旧欢。那个柳眉弯月,双眸含黛的唐婉,那个在沈园里失声痛哭的唐婉,情难却,心亦不甘。唐婉不胜伤感,的哀情亦化作颗颗珠泪,诗词两片。她再一次来到沈园,素手题诗,粉墙附阙,更倾泻了她一世的悲哀和幽怨: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一阙凄婉欲绝的《钗头凤》说出了一代才女的满腔愤懑和哀怨。这三个吐自肺腑的字独对长天,这三个装满幽情的字是那么的可怜又可叹!看得出来唐婉内心的痛苦和无奈,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毕竟是刻骨铭心的。
  断墙上,两首《钗头凤》相守相望,可相隔的距离岂止是在词阙之间?
  陆游走了,唐琬的眼里失去了光彩,唐婉的等待变成了失望和无眠。唐琬一遍遍回想自己和陆游那段幸福的岁月。两人诗书唱和,绣花扑蝶,就像旧小说故事中的才子佳人。然而,棒打鸳鸯两离分,自今而后不见君。妾心都付星和月,魂落无音作孤魂。伤心佳人终于抑郁成疾,香消玉损,悒悒而终。
  这对痴情的人,若说他们有缘,那为什么不能牵手一生;若说他们无缘,离散十年,又怎能重逢在沈园?!
  唐婉去了,岁月的脚步又匆匆走过了40个春秋。当这个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男人,重新步入沈园,赫然发现残墙上竟有唐婉附阙的《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一首和词,用了40年的时间来等待,等待那个让唐婉朝思暮想、百转回肠的人。这该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
  40年,一霎的轻别,竟是生命无法弥补的错。这一错,是春如旧,人空瘦;这一错,是桃花落,闲池阁;这一错,是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一错,是人成各,今非昨;这一错,是雨打病魂,咽泪装欢;这一错,是相聚无期,阴阳永隔。
  40年,一霎的轻别,半世的孤单。你可以重新步入沈园,但是另一个人,却再也不能来。唐婉的《钗头凤》,字字句句扣打着陆游的心弦。那杯酒啊,让陆游品了40年,竟然还是咽不尽的悲哀与苦涩。
  唐琬是陆游心中永远的痛,割不断的思念便凝聚在最后见到唐琬的沈园中。伊人虽已杳去,但在陆游的心中唐婉永远都是一个美目流盼的丽人,永远都成为了诗翁心中一个不解情结,那怕是到了生命的终点。从此,陆游的心灵有了难以弥合的创伤。终于这个骑铁马走冰河的男人,再也走不出一个沈园,走不出一个唐婉。从此他陷入了深深的追念和痛悔之中,而沈园也就成了陆游的伤心断肠之所。
  铁马冰河入梦来,与之一起入梦的,一定还有沈园,还有唐婉的影子吧。在午夜的梦里,是否会再执一回红酥手,再饮一杯黄滕酒?以后的人生岁月里,陆游每入城,必登禹迹寺眺望,不能胜情,那种深沉悲切,那份情真意切,远较元稹的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更加动人心弦,予人震撼。
  沈园在陆游的心中变得沉甸甸的。他带着不可平复的心灵创痛,一次次的重返这个梦魂萦绕之地,一回回的追念旧踪,在愁痕恨缕般的柳丝下,在一抹斜阳的返照中踽踽独行。而每游沈园甚至梦游,都无不感怀往事,怅然久久。几乎都会有伤心断肠的哀曲从心底自然流出,留下一首首诗,一阙阙词,诉不尽的情,道不尽的悔。这些墨痕诗迹,无不凝聚着这位爱国诗人在爱情遭遇上的辛酸之泪。特别是他到了迟暮之年,那种情怀,愈发变得深沉。
  68岁那年,陆游重游沈园,抚今思昔,触景生情,深沉地触动了他的隐痛,于是,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句: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悠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过了四年,他又作《沈园》七绝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心有所牵,夜有所梦。
  南宋宁宗开禧元年(公元1205年),81岁的陆游,依然念念不忘逝去的唐婉。诗人做梦了,梦里他与唐婉牵手,倾谈,还有说不尽的缠绵。梦醒后的失落,化为《夜梦沈氏园亭二绝》的诗句,在口齿间咏叹: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直到去世的前一年,陆游84岁,最后来到沈园,和唐婉作人世间最后的绝别: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陆游牵肠挂肚的是沈园,梦魂缠绕的是沈园。沈园已成为陆游精神世界的寄托,铸成陆游生命中的另一种姿态,这种姿态同样千古卓绝。这是一种永远失去之后的忧伤美丽。
  陆游对唐婉的思念,用了60年的时间。如此痴情,连天地也为之感动。后人据此编排了越剧《钗头凤》,浓笔重彩地演绎了这段缠绵悱恻的情感故事和天长地久的忠贞爱情,惊天地而动鬼神,沈园更因情园而名满天下。
  因了陆游和唐婉,沈园和爱情紧紧地纠缠着,在江南的烟雨里徜徉了千年,忧伤了千年。千百年来,伤心桥下,洒下多少同情泪,题词壁前,见证多少山海盟。人到绍兴,少有不到沈园凭吊的,而绍兴人也多有在沈园办喜事的,仿佛这里就是爱的圣殿。因为沈氏园的一段千古情,因为葫芦池的一汪纯真水,他们的爱情将被永远地定格于这个千古绝唱中,因为真爱永恒。
  也许是亲历了那场令人肠断的悲情,沈园也在花季年龄骤然老成了断壁残垣;也许是不愿见证这历史的伤痕和悲恸,沈园才打点泪水,永远走出了仰望者的视线。
  现代生活太拥挤,容不下占据一生的心事。于是相思一生的爱情只能在这静静的沈园里让人凭吊了。人们到沈园,看的就是那堵刻有《钗头凤》的断壁,是这对苦恋样板的足迹和泪痕,是爱情千古不变的缠绵与无奈。而游人也只是匆匆地来,吟咏一下刻在墙上的诗词,还来不及生出多少感慨,又匆匆而去。原本清雅的沈园,被一代代痴男怨女感伤的眼光看久了,不免生出几分悲剧气氛。
  走出沈园的门,又是满眼都市的喧器和满眼现代的浮躁。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