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埃及艳后娄巴特拉的政治天才  

2013-11-09 11:36:08|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习俗,克娄巴特拉七世也起了一个别名“爱父者”。法老的巨大权力从此集中在她的手里:她是保障秩序和繁荣的“活的法律”,是她的臣民和领土的所有者,是受到埃及祭司和希腊教士崇拜的国王和真正的神。

一个博学的女人

年轻的克娄巴特拉在王宫的闺房里度过童年。后来她受到了数百年来法老的女儿们所受的教育,旨在使她们与作为她们丈夫的兄弟一起进行统治。不过这种教育与男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其内容非常丰富。因为法老们对学习已经非常重视,托勒密们更是继承和发扬了这种传统。像希腊化时代的所有君主一样,他们始终鼓励人们掌握百科全书,或者是综合性的知识。因此在埃及的全部领土上,他们支持建立了小学、中学以及体育学校的网络,从中培养了一批希腊的精英——青年男女——用来对土著民众行使君主的权力。

在克娄巴特拉时代,这些学校里实施的教育赋予文学课程以主要的地位,以书本为基础,学习希腊的文学知识,其中有一些被视为杰作的著名文学作品,其“标准的”名单是仔细制定的。

女王就这样学习过宫廷里非常重视的荷马史诗,赫西俄德和品达罗斯的作品,欧里庇得斯的悲剧,她喜欢它们胜过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悲剧;她还学习米南德的喜剧及希罗多德和修昔底德的《历史》。修辞学的艺术,她是通过狄摩西尼的演说来学习的。她的科学教育也未被忽视:她上了一些算术、几何、天文和医学课,有这些课程的学校在亚历山大比比皆是。作为有教养的爱好者,她也学习过绘画,演奏七弦琴,歌唱,并且热中于体育训练——“野蛮” 国家里希腊化的必然标准:她非常善于骑马。

她在智力方面的品质是显而易见的。她在外国语言方面尤有天赋。普卢塔克也许带有几分夸张地写道:“她的舌头犹如一件具有几根弦和一些音域的乐器,使她在讲喜欢的方言时运用自如,以至于她只有在对极少数蛮族讲话时才需要翻译的协助,而是亲自与他们进行对话,至少对于其中的大部分是如此,例如对埃塞俄比亚人、阿拉伯人、希伯来人、叙利亚人、米提亚人、帕尔特人和她通晓其语言的其他许多民族的人。” 她是她的家族中仅有的愿意大胆使用这些语言的女人之一,这使她后来可以轻松地进行外交谈判。

她对科学显示出浓厚的兴趣。数学和几何学专家伏丹,是否为此才把他的著作命名为《克娄巴特拉规则》?她很早的时候身边就有一些博学者,例如医生狄奥斯科里德或天文学家索西热纳,他后来曾为儒略·恺撒修改了罗马的历法。她思想好奇、乐于思考,智慧之中夹有一种近乎无礼的幽默感。她喜欢玩弄文字游戏和说笑话,然而在这种愉快的幽默下面,却很快就显示出不屈不挠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

克娄巴特拉的鼻子

她美不美?狄翁·卡修斯虽然对克娄巴特拉的敌人屋大维-奥古斯都赞颂备至,却认为她是个绝代佳人,具有不可抵抗的魅力:“她令人赏心悦目,足以征服最缺乏爱情的,哪怕是由于因年老而冷却的心灵。” 普卢塔克的看法则比较有分寸:“她的美本身并非无与伦比,也并非天生就能打动接近她的人。”人们发现的关于她的描绘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但是不可否认,克娄巴特拉对于接近她的人施展出很强的魅力。普卢塔克还告诉我们,她拥有“一种能够产生强大的吸引力的特性”。这一点在她说话时尤其能感觉得到,他认“她的谈话是如此亲切,要想摆脱她的掌握是不可能的……她闲谈时的优美雅致,天性的温柔亲切,就像刺进肉里的一根针那样,使她所说和所做的一切都别有韵味”。狄翁·卡修斯赞同这一点:“她的言谈富有魅力,以至于赢得了所有听她说话的人。” 吸引人的除了她的声音之外,当然同时还有她的智慧和敏捷。不过她也利用了亚历山大妇女喜爱的衣着、香水和首饰。她们以化装的技巧、复杂的发式、在节日里互相交换的紫红色长袍著称,以用别针和精雕的手镯、金饰针、耳坠和珍珠项链加以衬托的洁白服装著称。

名副其实的女王

像她的祖先一样,克娄巴特拉要在朝臣、“朋友”和 “亲戚”的协助下,通过诏书、法令和指示来治理国家。在狄瓦塞特(总理)的帮助下,她监督负责管理领土上各个地区的文武官员们的行为。不过像每位法老一样,她应该是可以接近的,要亲自接受申请书和请愿书,亲自作出公正的裁决。任务是繁重的:官僚机构使国家僵化;本地人的民族主义蕴含着危险;在公元前50年和公元前49年饱尝饥荒之苦的农民起来造反,使蹂躏乡村的盗贼队伍得以壮大;埃及的货币大为贬值;特别是国家越来越依赖于罗马。这些困难由于年轻的女王在亲友中遇到的敌意而加剧了:她的妹妹阿尔西诺埃觊觎王位,她的弟弟兼丈夫受着三个对她充满敌意的顾问的操纵:宦官伏丹、将军阿西亚斯和雄辩术教师泰奥多特。

克娄巴特拉很快就显示出她的政治天才。她迅速采取了一切她认为是必要的措施。她将货币贬值三分之一,以方便对于埃及经济的正常运转必不可少的出口,同时发行义务公债。她开创了一种新的宗教政策,能够吸引本地的民众和拥有大量土地的有权势的祭司阶层。

克娄巴特拉尤其关注国际政治。她坚持避免与在整个中东驻有军队的罗马发生冲突,并且乐于送去一些抵押品。公元前50年,当叙利亚的罗马总督比布卢斯的两个儿子在亚历山大城被谋杀之后,她把被认为是凶手的人交给了总督。后来在从此以后使恺撒成为庞培大敌的冲突中,她支持庞培:因为他是拉吉德们的传统盟友,当时尽管被越过卢比孔河的恺撒逐出了罗马,但看起来还是最强大的。公元前49年,她给他送去了士兵和给养。当时有传言说她可能与庞培之子、任驻亚历山大城大使的格奈乌·庞培有过一段私情。

政府对于庞培的支持是否激起了亚历山大人的愤怒?阿尔西诺埃和托勒密的阴谋是否促使他们造反?公元前48年初,克娄巴特拉不得不逃离首都,躲藏在靠近叙利亚的埃及东部边境的阿拉伯部落里。

在不寻求外部支持的情况下,她打算重新征服她的王国。她率领一支雇佣军向亚历山大城进军。但是在佩卢斯前面的卡西翁岬角,她被由年轻国王的三个摄政者挡住了去路。两支军队就要发生对抗,但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公元前48928日,在希腊法萨罗被恺撒击败的庞培逃到了埃及。

“一具死尸是不咬人的”:庞培之死

被打败的大将军在地中海地区流浪了四十天,终于决定请求奥莱特的孩子提供保护。他是看错托勒密及其顾问了。伏丹和泰奥多特权衡了接待他的利弊之后,决定将这个罗马人处死:这样恺撒会感激他们,而庞培也不可能复仇了。“一具死尸是不咬人的,”泰奥多特肯定地说。

三天之后,102日,恺撒到达佩卢斯,护卫他的是两个军团——一百二十名士兵和八百名骑兵。他对庞培的命运还一无所知,所以谨慎地站在他的船边。泰奥多特就是来到这里,向他献上庞培的头颅及其指环表示敬意。据说恺撒在看到这些死亡的证据时落下了眼泪,随后埃及的态度使他放了心,他在侍从官的带领下堂而皇之地进了亚历山大城。现在克娄巴特拉的命运就取决于他了。

裹在旧衣服里的女王

恺撒作为战胜者进了城。感到不满的民众起来反抗,许多罗马士兵在斗殴中被杀。这位罗马人以他惯有的灵活,使民众得以平静下来:他提醒说他是执政官,是罗马的合法代表,并且保证他将促进订立承认奥莱特的君权的协定。于是他着手解决克娄巴特拉与她弟弟的冲突,召见双方的人员。伏丹立即把托勒密带到亚历山大城,但是他小心地避免解散他留在佩卢斯的、由阿西亚斯指挥的埃及军队。

克娄巴特拉更是心存疑虑,几次派信使到恺撒那里去,以确保自己的有利地位。另外,她虽然同意在亚历山大城投降,但却是半夜里“裹在旧衣服里”(有些人说是一条毯子)隐蔽起来悄悄地进行的——她非常担心会有一些她弟弟的密探。于是恺撒惊谔地发现了秘密地进入他的房间的年轻的埃及女王。

清晨,恺撒召见年轻的托勒密,他见到姐姐在这个罗马人的身边,勃然大怒,把他的王冠扔在地上,走出王宫,吼叫着被人背叛了。骚乱勉强得以避免:恺撒召集民众,向他们宣读了奥莱特的遗嘱,而他则宣布自己是遗嘱的执行者。他表明了自己对埃及的善意,想使两位君主和好的愿望,甚至答应归还塞浦路斯岛,由阿尔西诺埃和小托勒密来统治。一次盛大的宴会庆祝了弟弟与姐姐的和解。

这三个人于是过起了一种有趣的生活。恺撒住在亚历山大城里,忙于听哲学课和科学讲座,参观城市,和克娄巴特拉谈情说爱。少妇在王宫里重新占据了她的王位,就在从此以后保护她的情人旁边。托勒密十三世生活在他们身边,与其说是君主还不如说是人质。

战火中的亚历山大城

然而年轻的法老与阿尔西诺埃和伏丹一起,对他的姐姐和那个罗马人进行着一场无声的阴谋战。公元前48年的10月底,按照他们的命令,呆在佩卢斯的阿西亚斯率领两万名步兵和两千名骑兵向亚历山大城进发。恺撒和克娄巴特拉试图进行和谈,但未成功。当克娄巴特拉和恺撒扣留着托勒密十三世的王宫被包围的时候,阿西亚斯的军队占领着城市的其他地区,并且企图占领大港,那里有埃及的七十二艘战船和五十艘罗马的三层浆战船。为了避免被敌人占领,恺撒决定把战船烧毁。大火烧着了码头、房屋和放小麦的谷仓,最后烧到并且完全烧毁了巨大的图书馆。战斗进行的十分惨烈。人们进行巷战,拆了房屋构筑街垒、塔楼……冲突很快蔓延到海边,互有胜负。经过几个月的战斗,由于托勒密在军事上的无能和援军的到来,恺撒终于击败了埃及人,使他们退向尼罗河,成百上千的人都淹死了。其中就有年轻的法老,人们后来发现他的尸体深陷在污泥里,由于身穿金盔甲而被认了出来。

恺撒把这副铠甲胜利地带回了亚历山大城,城里的人群穿着丧服俯伏在地,恳求他的宽恕。那是公元前47327日,克娄巴特拉的情人成了埃及的主人。

克娄巴特拉的胜利

少妇恢复了王位。她二十二岁。作为寡妇,她与她的第二个弟弟小托勒密再婚。

公元前47年春天,这位大将军陪伴克娄巴特拉乘坐一艘豪华的游船,在尼罗河上进行一次长距离的漫游。这是一次爱情之旅,或者更是一次旨在“视察”国家和向全国展示它的主人的政治旅行?5月份,克娄巴特拉怀孕了,而恺撒终于出发去开始一场征服东方的闪电般的战役,他后来说过关于这次战役的名言:“我来了,我看到了,我战胜了。”

一个恺撒的儿子

公元前47623日,克娄巴特拉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儿子,一个名叫托勒密·恺撒的男孩。亚历山大城的民众很快就把他叫做恺撒里昂。恺撒对此当然是一清二楚,也就任凭孩子被这么叫了。克娄巴特拉让人铸造了一些钱币,上面怀抱着霍鲁斯-埃罗斯的伊西丝-阿芙罗狄忒恺撒里昂,圣婴就是她的雕像。她命人在底比斯附近的埃尔芒神庙的墙壁上,画了一幅庆祝这个孩子来到世上的情景:她被画在阿蒙的旁边,众神则主持着这个圣婴的诞生。祭司们热情地断定小恺撒里昂其实乃是阿蒙-拉神所生,恺撒就是这个神的化身。孩子就这被合法化了,埃及的传统也得到了尊重。

卡皮托利山丘脚下的女王

大概是在公元前46年夏天,克娄巴特拉离开她的政权从此已经巩固的埃及,到罗马去看恺撒。她带去了她的孩子和挂名的丈夫。她可能参加过四次凯旋仪式,那是大将军在这一年在战胜高卢、埃及、本都王国和非洲后举行的。观众们看着大批俘虏和珍宝川流不息地经过,其中有伏丹和阿西亚斯等叛徒的模拟像,尼罗河和灯塔的模型,以及被链条锁住的年轻的阿尔西诺埃。夜幕降临,恺撒从卡皮托利山丘上下来,前面有四十头插着火把的大象为他开路。士兵们习惯地嘲笑他们的将军,笑话他在情场上的好运。恺撒并不因此而生气,他很清楚士兵们是带着微笑,大声地说出了许多公民恼恨地埋在心里的想法

确实,对“埃及女人”的抱怨很快就高涨起来,因为在罗马人的眼里,她就象征着与东方的奢华联系在一起的王权的各种危险。恺撒不是已经结婚,在公元前49年娶了一个令人尊敬的罗马女人卡尔普尔尼娅了吗?西塞罗是这种敌意的最典型的例子:他随着逢迎者们来向女王致敬,借口是给她一卷博学的书。她随随便便地对待他,使他难以平静下来。从此以后他就在他的私人通信中不断地攻击她,断言“全部的恶都来自亚历山大城”。然而恺撒却非常谨慎地把克娄巴特拉安置在城区之外,在蒂布勒另一头的豪华花园里,他在那里拥有一座别墅。

不仅如此,恺撒还置公众的舆论于不顾:他向女王公开表示敬意,在维纳斯神庙里安放了一尊克娄巴特拉-维纳斯的金雕像。因为维纳斯不仅是罗马人民拥有的女神,而且恺撒也认为他的家族是她的杰出的后裔。这样,他就把一个被神化的东方女王与本民族的一位古老女神结合起来了。对于他本人来说,他是否希望建立一种希腊化类型的王权?

重归孤独:公元前44315

恺撒的权力不断扩大:公元前46年,他成为任期十年的独裁者,任期十年的执政官和任期三年的风俗总监。公元前442月,元老院任命他为终身独裁者。有传言说他想当国王,但是在公元前44214日牧神节的仪式上,当安东尼给他送上一顶王冠的时候,他却故意拒绝了三次。但是这种拒绝不足以使他的对手们放弃他们预谋的刺杀:一个月以后,公元前44315日,当元老院在举行会议时,一些密谋者在庞培的雕像脚下杀死了恺撒。克娄巴特拉失去了强大的盟友:她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意大利的首都。她带着丈夫和孩子登上驶向亚历山大城的船只。对此感到高兴的是西塞罗:

“女王的逃跑不会使我感到不快,” 他在415日给友人阿蒂库斯的信里这样写道。

回到罗马的克娄巴特拉面临着种种困难:阿尔西诺埃圈子里的一个篡权者自称是托勒密十三世,造成了混乱;公元前42年和公元前41年,尼罗河涨水不足引起了饥荒和瘟疫。但是女王最担心的却是国际形势:在罗马,安东尼和屋大维为争当恺撒的继承者而发生了冲突,其中的胜利者会对埃及采取什么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