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扇面桃花  

2013-02-28 19:06:55|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千年之初,孔子的后裔孔道辅来过泰州。六百多年后,又一位孔子的后裔来到泰州,他就是孔尚任,号东塘,《桃花扇》中,他自号云亭山人。
    1686
年,即康熙二十五年,38岁的孔尚任奉旨协助一位工部侍郎治理淮扬水患,官署设在泰州。新官乍到,地方上招待很热情,有司为予安公廨,供张衾裯、饮食盥洗之具无不全,旬日之间,数易以新者。但是,治水的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这一带水系复杂,如何下手就是个问题,如何筹资更成为问题。因此,此事尚未开头便告罢休,同事四散,仅留下孔尚任一人。这以后,地方官对他日渐冷淡:渐而怠焉,于其敝也,始易之;渐而厌焉,虽敝亦不复易矣;渐而恶焉,凡所安之公廨,及供张之具,新者敝者,悉夺以去。予茫茫无所之,乃僦居此庵。这座庵,是一户人家的家庵,也就是富裕人家自己建的专用庙堂,这户人家姓陈,庵便叫陈庵。孔尚任住进陈庵,日子过得更艰难,到了经常断餐的程度,他只得向朋友俞锦泉借粮。
   
俞锦泉是泰州的大户人家,书香门第。他挂了个内阁中书的虚衔,却寄情梨园,在家中筑戏台,曰流香阁;蓄戏班,盛时女昆部有上百人。孔尚任曾应邀到他家观灯,作长篇七言,记其盛况,其中有句曰:俞君声伎甲江南,粉白黛绿不知数。这样一位朋友,自然是他戏剧创作的知音。同时,也给了他经济上的资助。
   
得到俞的热情帮助,孔尚任专门作诗感谢,《乞米行寄谢俞锦泉中翰》云:
    
太仓之鼠饱欲死,空衙有鼠啮敝纸。物性巧拙颇不殊,遭逢盈虚乃若此。
    
夜夜鼠聒少睡眠,枕上经纶莫抵止。忧道忧贫古难兼,风雨满天须早起。
    
吾生两餐非偶然,得之不得辩欲理。清心历数古时贤,岂必乞食即可耻。
    
海陵中书肝膈热,能将余沥活英杰。早船南发暮船归,十斛粳米洁如雪。
    
炊烟高起过鸦惊,诸仆匆忙心眼悦。天下有人饭王孙,门且不扣况折腰。
    
寄语冯欢焚券客,佳话好留乞米帖。
这里,除了感谢之外,还直剌太仓的牢骚,还有表白清高的自嘲,还有困窘处境的诉说。这令我们感到,孔尚任受到如此怠慢,实在是太不应该。那么该怪谁呢?首先,人们会怪这个州官太势利。
   
当时的州官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叫施世纶,就是后来当上户部侍郎、总督漕运的那位施大人,就是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官的那位施大人,也就是《施公案》中的那位施大人。当时,施世纶才27岁,就当了泰州知州。他早孔尚任一年来泰州,少年得志,满目春色。一首《秋海棠》,道出了心中无限风光:
    
凤城十月好风光,仍许秋花闹海棠。冷艳更深怜有色,品题未忍说无香。
    
娇含微雨佳人并,醉倚轻霞公子旁。睡觉碧纱窗里月,却凝永夜有红妆。
    不比也就罢了,一比,更感到施公太不像话。自己温柔乡里做着好梦,却让年长其十岁的孔尚任在破庙里与老鼠为伴,是何道理?是施公当年年轻不懂事,还是他品质有问题?这不可能是施公的问题,而是朝廷的问题。如果孔尚任仍然为朝廷重用,施公再大胆,也不会如此对侍一个朝廷命官。那么,朝廷又何以非要把孔尚任逼到无家可归的地步呢?这是不是与《桃花扇》有关?
   
《桃花扇》最终定稿于1699年,经十多年时间而写成。孔尚任在泰州的这一段时间,大体上是收集资料、酝酿初稿的阶段。但可以断定的是,在泰州期间至少已经有了可供演出的初稿或片段。孔尚任有一首诗,明确地记载了元夕前一日,在泰州集予署前与宗定九等朋友一起踏月观剧的事:
    
箫管吹开月倍明,灯桥踏遍漏三更。
    
今宵又见桃花扇,引起扬州杜牧情。
时值康熙二十五年左右,天下平定,离南明的灭亡已经二十多年,汉族知识分子与清王朝闹别扭的事情,差不多也成过去,孔尚任却旧事重提,恐怕是一件不太识相的事。
   
《桃花扇》基本上是以史实为依据写的一个传奇,用现在的话来说,是部大型戏剧,甚至也可以拍成电视连续剧。主线是复社才子侯方域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故事的背景就是南明的覆灭和清军的南下。开场诗大体说出了故事梗概:
   
公子侯生,秣陵侨寓,恰偕南国佳人。谗言暗害,鸾凤一朝分。又值天翻地覆,据江淮,藩镇纷纷纭。立昏主,征歌选舞,党祸起奸臣。   良缘难再续,楼头激烈,狱底沉沦。赖苏翁柳老,解救殷勤,半夜君逃相走。望烟叶波,谁吊忠魂?桃花扇,斋坛揉碎,我与指迷津。
剧中既有对南明内部腐败的揭露,也有对爱国情怀的赞美,还有对故国的怀念。全剧虽然写出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历史趋势,不算犯大忌;又着意在开头戴了歌颂太平盛世的帽子,贴上了保险标签。但触动前朝这个敏感的问题,大概是不会受欢迎的。
   
剧中的男主角侯方域(1618—1655),字朝宗,是复社骨干之一。顺治二年,清军南下,他到扬州投史可法,后又投高杰,积极抗清。败后曾到泰州,写下《海陵署中》:
    
海陵烽火后,烟戍长新荑。老柏何年朽,苍鹰尽日啼。
    
江都隋战伐,京观楚鲸鲵。翘首愁欲破,惊心听马嘶。
慷慨悲歌,壮心犹在。
   
在最后的抗清战场,在侯方域、冒险辟疆们活跃过的地方,在复社朋友柳敬亭的家乡,孔尚任一定对南明的事多有所闻,这也许是他写《桃花扇》的动因,自然更是他写《桃花扇》的便利。
   
设想一下如果孔尚任在泰州不去治水的事,而是到处打听侯朝宗的故事,寻访柳敬亭的遗迹,收集史可法的资料,当局会作何考虑?不仅如此,他还公开在署前演出,追忆前朝往事,当局又作何想?由于缺乏足够的资料,我只能存此疑问,到此为止了。
   
现在,让我们撇开政治上的纠葛,来欣赏一下这出著名的戏剧吧。
   
首先,我们自然会欣赏美丽的女主角——李香君,秦淮河畔的风尘女子,娇小玲珑,能诗能文,出污泥而不染。与侯公子一见钟情,分离后守身如玉,兴亡之秋,爱憎分明。在奸党逼婚时,不惜以死相拼,血溅扇上似桃花,定情物成桃花扇,留下千古佳话。可以说,在孔尚任笔下,香君既是美的化身,又是他政治理想的寄托。在骂宴一出中,孔尚任借香君之口道:
    
堂堂列公,半边南朝,望你峥嵘。出身希贵宠,创业选声容,后庭花又添几种?
    
东林伯仲,俺青楼皆知敬重。干儿义子重新用,绝不了魏家种。
这就是不仅是爱情被毁的怨恨了。一个青楼女子,忧国忧民,其情可敬。最后,桃花扇底送南朝,香君遁入空门,保持了自己的名节。
   
侯公子也算痴情。为避奸党,四处逃亡;为救国家,奔走前线,却始终怀着对香君的思念。但生活中的侯公子,可能没有像戏中把这段情看得这么重。南明亡后,他回家乡参加了清朝的考试,这也是有争议的事,不久便郁郁而死,
   
剧中还有串进了当时的各方名流,除复社才子和秦淮佳人外,还有南明权贵马士英、阮大铖,有著名艺人柳敬亭、苏昆生,有抗清名将史可法等等,就连弘光皇帝也粉墨登场,可以说是南明人物的一幅画卷,而由这些人物构成的事件,则差不多成了一部南明史。剧中情节,既有本可考,又作巧妙剪裁,曲折跌宕,引人入胜。《桃花扇》与《长生殿》齐名,南洪北孔,果然名不虚传。
   
孔尚任在泰州三年,交游甚广,与当地文人雅士结下了深厚情谊。除俞锦泉外,还有一位邓汉仪,应该谈一谈。
   
邓汉仪(1617—1689)字孝威,是泰州著名的诗人。入清后不愿出仕,被强逼应博学鸿辞科试,作赋故意不工,也算软抵抗吧,最后被授中书舍人衔放归。孔尚任来泰州时,邓汉仪年已七十,德高望重。他的思想,对孔尚任有所影响,在《桃花扇》第二十一出开头,便引用了邓汉仪的诗:
    
北极诸陵暗落辉,南朝海水照青衣。
    
都来写入霓裳里,弹向空园雪乱飞。
   
康熙二十八年,孔尚任离任北归,行前记曰:予出使三年,居海陵者强半。并作《留别海陵诸友》诗五首,我们可以从中再次感受到他在泰州的生活和心情,其中一首云:
    
荒芜海陵城,息予征夫倦。白鹭绕廓飞,破屋巢海燕。
    
粳稻获无时,予也稀餐膳。往往携壶浆,红予风尘面。
    
一醉复一醒,优游事笔砚。检点诗编人,皆予所素善。
   
北归后,孔尚任官至工部员外郎。但《桃花扇》一写完,他就辞官归里了,这也可为在他的泰州遭遇作一个注脚。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