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走近乌镇  

2013-02-06 20:10:51|  分类: 细腻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镇——江南水乡一个别具风情的小镇,它古旧安详,清静美丽而又钟灵毓秀。它是一代文学宗师矛盾先生的故里,也是世间最滋润安闲,适于抒情的地方。小桥流水,烟雨弥漫,悠悠岁月里曾演绎过多少缠绵悱恻的故事。

    乌镇两个匾字闪着黑的光,在一排黑的瓦房萧然竖立。走进大门,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万千垂柳在微风中飘动,五、六艘瘦瘦的乌篷船静静地倚靠在码头,船夫都是年近不惑的老者,饱经风霜的脸是一片历经世故的平和。

    一转弯,柳暗花明,流水,小桥、古屋自自然然地闯入了眼帘。逢源双桥是观赏古镇最佳的位置,面前就是贯穿古镇的小河,河并不清澈,而是有点浑浊发黄,不知道这份浑厚的凝重,沉淀了多少历史往事。乌镇的蓬舟就在这凝固的底蕴中晃晃悠悠,数百年遥遥迢迢,来回穿梭。

    江南水乡的缩影,青砖白瓦,古旧的长廊,摇曳的乌蓬船,发亮的青石板,第一眼见到她,她就已经为了我生命中不可剥离的一部分。氤氲的朦胧了整条街道,细雨毫无停息的意思,笼罩着整个小镇。乌镇就是一座做的城,的存在,那寸柔,那寸灵动,江南的女子,娟秀灵动如同乌镇的水一般,前世今生,斑驳得如同廊间的柱子的记忆终于复苏。奔走于廊间,长得看不到尽头,雨滴就顺着廊檐在空中跳跃,表演着飞檐走壁的轻功,然后滴碎在河中,漾起一圈一圈久久无法平复的波纹。乌镇的小河如同她冰凉彻骨的掌心的生命线一般,似乎成了她的标志。

    乌镇的河与桥总是那么令人留恋。走在乌镇,一氤氲厚重的历史息扑面而来,让失在历史与现实错的时空里。乌镇,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就象世外桃源,让久居喧嚣城市每个都想逃离的地方,我就是这样。

    乌镇古时候称为乌墩,秋时此地为吴疆越界,到唐代咸通年间始称乌镇。这里历史渊源流长,六千多年前,乌镇的祖先就繁衍、生息在这里。乌镇位于浙江省桐乡县北部,地势低洼,为河流冲积和湖沼淤积平原,河港密布、纵横叉,具有浓厚的乡特。徜徉在这美丽的古镇,极力张望那一望无际,纵横错的道,不得不羡慕住在这里的们。

    到乌镇的游客,一定先看看乌镇的古桥。桥是乌镇极寻常的景观,从应家桥到财神湾,不足700米的河面就横卧着八座古石桥。每一座桥都是那么的善解意,让你觉得哪里该有桥的地方就有桥,有桥的地方不会让你感到唐突,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据史籍记载,万历年间乌镇有77座桥,康熙年间有124座桥,乾隆时有116座桥,至今仍有39座桥!其实在那里住的们心里都明白,桥不仅连接河两岸而且连接历史,连接未来,也连接着道两边的心!

    一座桥就是一段历史,一座桥就是一个故事。“卖鱼桥”就是集镇一个鱼市场的所在地;“浮澜桥”就是因为捐资是浮澜先生;而“宫桥”是因所地方为“南宫”;“白娘子桥”就是建在白娘子港的缘故……也是这些桥,经历沧桑,意义深远,不仅支撑起一个古镇,也沉淀了古镇的文化。桥的价值与时间无关,它是承载这中华民族的智慧与历史。

    桥,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由于天灾人祸,加近年来的交通建设,古老的石桥慢慢地消失了很多,有的石桥已经变了钢筋泥桥,有的已经废弃不用,那些不用的桥长满了青苔,还有生机勃勃的草,再也没走过,但们并没有忘记它们,依然让它们坚守岗位,并不是为了点缀风景,而是守住乌镇。

    乌镇最美的桥还得数通济桥和仁济桥,这两桥地镇郊接合部,一边是民居栉比,一边是翠田绿树。这两座桥最为奇特的地方是,两桥直角相连,互为犄角,相辉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论站在哪一座桥边,均可以欣赏到“桥里有桥”,每当月明星稀的清,粼粼的光中倒映着沉浸在二个桥孔中的一轮明月,几分离,几分清雅。当地把两桥比之为“桥”,但传诵更多的却是“桥里桥”的美称。

    桥和水是相依的。有河的地方就有桥,就象乌镇离不开河一样。河,在乌镇,是脉,是生命。河的存在,不仅养育了乌镇,也方便了他们的生活。我们可以把河看是乌镇的格。乌镇的河道恰到好,太少,缺乏一种润,让有种枯涩的味道;太多,就多了厚重,让感到烦琐压抑。所以,看来看去乌镇的河,养育了乌镇这样一个水中古镇,这恐怕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河的风景线除了桥之外,还有那小船。船是河道人家的行走工具,随着小船流淌,穿过一座又一座的桥,看着船夫摇着撸,咿呀咿呀作响,构了一部乡村交响曲,回响在每个游过乌镇的人心里,很容易带进入梦乡。若在清晨,还能看到村姑在河边洗衣,朗朗的笑声,不由想起了古所说的“浣纱女”。

    浸在乌镇的河与桥里,浮想联翩。乌镇是历史遗存,古镇是苍的恩赐,古镇是先的智慧。乌镇是存的,她没有崇山峻岭产生陡峭的敬畏感,没有古朴风里的少数民族调,更没有塞北的那种沧桑与霸,她是一个让你只看一眼就失的间天堂。

    乌镇,是一朵雾中的蔷薇,桥下的是乌镇水灵灵的眼,水的桥是乌镇弯弯的蛾眉。

    走在乌镇,无论是细雨霏霏,还是白雪皑皑,你都不经意的被这重重的千年历史文化包裹住,就这样,安详地躺着,用心聆听着那摇撸声,品味着这经典的江南古镇,安然入梦。

    看着乌篷小船撑起一篙,泛起一阵涟漪,声渐近,记忆却渐渐飘远,我轻轻地与乌镇作别。它古旧,清静,安详而且幽静,那里有高高的屋檐,黑黑的窗棂,长长的青石路,窄窄的街道,幽幽的巷,瘦瘦的乌篷船。烟起雾路,云蒸霞蔚,草长莺飞,花开花谢,流年似水。

    我曾醉在水乡,任年华似水。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