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千古情殇——沈园感怀  

2013-06-09 13:53:39|  分类: 细腻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古情殇——沈园感怀 - 拂柳 - 拂柳的博客

    总觉得是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成就了沈园的清名,所以一路风尘,踩着千年的石板,和着宋词的婉约,悄然走进沈园。江南烟雨中缠绵着幽怨的爱情,湿润了古老的小城,湿润了柔软的心。

沈园冷清荒凉,昔日一泓碧水,纵然垂柳轻拂,却已不再清澈,依然精巧的亭台楼阁,在风雨侵蚀中饱含沧桑,断墙上,两首《钗头凤》相守相望。园导幽幽诵读着那份魂牵梦绕却阴差阳错的无奈,字字句句触动心弦。相隔近千年,事外人的我们仍能感同身受,可想那时的他们是如何地痛彻心扉。陆游和唐婉青梅竹马,结为伴侣后情爱弥深,可陆母担心唐婉耽误儿子的前程,以八字不合,不能生育逼陆游休妻另娶。一纸休书粉碎了相爱时的相悦相依;宣告了分开后的飘零寂寞。

十年后的某个春天,陆游独自漫游沈园,和偕夫同游的唐婉不期而遇,眷眷之情难以割舍,奈何昔日爱妻已嫁作他人妇,可望不可及的悲痛无法言说,唐婉以酒述衷肠,无奈酒入愁肠愁更甚,满怀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陆游在沈园的墙壁上愤笔疾书一阙《钗头凤》,沧然而去。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沧然而去的陆游无法知道,孤立粉墙下的唐婉,看着故人情真意切地题词,失声痛哭,从此郁郁寡欢。直到四十年后,重新步入沈园的陆游,才发现残墙上竟有心上人唐婉附阙的《钗头凤》,而伊人,早已香消玉损。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长歌当哭,情何以堪!一霎的轻别,永世的凄凉。

沿着碎石铺砌的幽幽小径,我在想,自己所为何来,我在寻找什么?无法遏制内心的情绪,只能面壁凭吊这一段悲情。叹惜有情人不能共饮一江水;叹息兰心慧质的女子不该在最灿烂的季节凋谢;而那个金戈铁马,信守相约的男人终敌不过俗世的风雨,让爱他的女人独自在春波亭边,残阳如血里哀伤千年。为唐婉的痴情落泪,为陆游的轻别心痛,后来那荡气回肠写下的《沈园》二首又如何能唤醒幽怨而终的唐婉?花开千年,沈园年年草长莺飞,青藤爬满斑剥的墙,静静地述说着那段千年的忧伤。

“沈家花园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棉”。

沈园,是陆游心中最温热最感怀的地方;沈园,是唐婉最柔软最伤心的记忆。

缘来缘散,无法牵手的心酸唯有沈园能懂。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