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凄美的天鹅湖  

2013-07-29 15:47:58|  分类: 细腻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的王子西格弗里德去狩猎天鹅,在湖畔城堡的废墟里,他遇上被巫师施展魔法变成了一只天鹅的奥杰塔公主。她告诉他:只有忠诚的爱情,才能使她摆脱巫师的控制,重新变回人形。一场舞会上,巫师化装成武士,用外貌酷似奥杰塔的女儿奥吉丽娅引诱西格弗里德。王子发觉受骗,激动地赶往湖畔,和众天鹅一道战胜了凶恶的巫师,天鹅们终于恢复了人形,王子和奥杰塔也幸福的结合。

    柴科夫斯基的四幕芭蕾舞剧《天鹅湖》创作于1876年,故事取材于斯拉夫的一个民间童话。这一年的12月,他结识了比他大九岁的冯.梅克夫人,从此开始长达十四年之久的精神之恋。
   
一八六八年的春天,曾经有一个女人走进柴科夫斯基的生活,她叫玛尔加丽塔.若泽菲娜.杰济列.阿尔托,意大利歌剧团的演员。“她的面孔并不漂亮,鼻子宽,嘴唇略显太厚,虽然这样,但她的眼神、她优雅的风度,她对人的态度——她善于对每个人说亲切的话,殷勤地鞠躬等等——充满了多少魅力,以致她几乎使所有的人着迷。” 卡什金写道:“当女演员出现在舞台上时,他(柴科夫斯基)用望远镜挡住了双眼,直到演出结束都没有拿掉,但他未必看清了多少,因为望远镜后面的他,一直是热泪滚滚。”在写给弟弟的信中,柴科夫斯基说:“啊,莫佳,你可知道阿尔托是一位怎样的女歌唱家和演员呀!演员还从未像这次这样强烈地吸引过。你看不到、听不到她的表演真让我感到遗憾。她的手势、她优美的举止和姿态,会令你赞不绝口!” 她让他想到了母亲,想到了母亲的手。那年他二十八岁,阿尔托三十三岁。
   
他们相爱了,婚礼定在第二年的夏天。巡回演出结束后,歌剧团走了,阿尔托也走了。这一走,她再也没有回来,她嫁给了一位男中音歌唱家,做了帕吉拉.伊.拉莫斯夫人。柴科夫斯基对往事充满了怀念,他创作了供钢琴演奏的《浪漫曲》题献给阿尔托,那热情的旋律、饱满的伴奏、最后几小节询问式的近乎哀伤的音调,诉说着一八六八年十一月那个暮色苍凉的夜晚:大剧院里的演出,热烈的鼓掌,阿尔托的谢幕,她优雅地鞠躬,有一次对着他坐的方向;双手的触摸,目光的对接,勿需语言就能交流的思想,勿需叹息就能传递的忧虑;还有莫斯科那寂静的胡同、白雪覆盖的杨柳以及云层中闪耀的寒星……这一切,永远留在了柴科夫斯基的记忆中。
   
一八七七年四月,柴科夫斯基忽然接到一封奇怪的信,信是一位叫安东尼娜.伊万诺夫娜.米留科娃的姑娘写来的,她说她在音乐学院认识他的,但是柴科夫斯基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了。以后,又接连来了几封这样的信,米留科娃甚至在信中威胁说,如果他不来找她,她就要自杀:“难道不见一次面您就要与我中断通信联系吗?” “不,我深信您不会如此冷酷无情!……我愿意扑到您胸前并吻您,但我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呢?您可能会认为我的行为是厚颜无耻的……没有您我会活不下去,所以有可能快要自杀了。您就让我见您一次,吻您一回吧,好让我到另外一个世界后回忆这次亲吻。” 柴科夫斯基拒绝了,他去看她,但是对她说,他不爱她。
   
这个时候,他正在创作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正是这部歌剧,使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剧中塔季雅娜爱上了叶甫盖尼.奥涅金,她给他写信表白自己火热的爱情。柴科夫斯基犹豫了,他觉得米留科娃大胆的表白和塔季雅娜是多么惊人的相似。许多年以后,柴科夫斯基说:“专心而投入地作曲时,塔季雅娜的形象对我变得那么亲近,以致使我觉得她及她周围的一切都是活灵活现的。我爱上了塔季雅娜,并痛恨奥涅金,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花花公子。接到米留科娃女士的第二封信后,我因自己对她的态度而深感羞耻,甚至对自己感到气愤。这一切在我的脑海里与塔季雅娜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我觉得自己的行为比奥涅金还要糟得多,我因自己无情地对待爱上了自己的姑娘,而真诚地生自己的气。我认为如果像奥涅金那样做人,那简直是不能容忍的行为。” 他于是写信告诉冯.梅克夫人,他要结婚了,他准备娶米留科娃做妻子。
   
他以为他会爱上她,他期望着将来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会逐渐对她产生爱情。然而,他错了。仅仅和妻子生活了不到三个星期,他就彻底失望了,他不得不搬到卡缅卡妹妹家中去住。他写道:“再过几天,我就会发疯了。” “对于我正在做什么、我的工作内容、我的计划、我在读什么书、在理性和艺术的领域我爱好什么,她从来没有表现出一点兴趣……她告诉我已经爱了我四年,同时她又是很不错的乐器演奏者,在这两个前提下,她居然不知道我作品中任何一个音符……”他被沉重的苦闷折磨着,神志开始变得模糊,甚至选择过自杀。柴科夫斯基的精神完全崩溃了,遵从医生的劝告,他不再和妻子见面,最终和她离婚了。
   
对于柴科夫斯基来说,冯.梅克夫人永远是一个隐身女人。她的丈夫是一个铁路工程师,作为经济承包者,他靠一点点地克扣工人得以发财。他死后,冯.梅克夫人继承了他的百万遗产。她一面管理着庞大的家业,一面在音乐中寻求精神上的安慰。听了柴科夫斯基的《暴风雨》,她如痴如醉,体验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欣喜。一个伟大的作曲家,一个令她无比激动的艺术天才,和她同住在一座城,他孤独、清贫、需要帮助……冯.梅克夫人的心紊乱了。通过柴科夫斯基的学生,她用丰厚的稿酬向柴科夫斯基预订了几首小曲,从此保持了长达十四年的通信联系。在信中他们无话不谈,甚至交流生活中最细微的事情。但是他们从不聚会,那怕一句话,他们也没有交谈过。据说有两次,他们偶然相遇了,但是彼此忙躲开,谁也没有说话,以此避免理想中的形象被没有魅力的现实破坏。
   
一八七七年,为了逃避妻子,柴科夫斯基辞掉了音乐学院的工作,决定去国外养病。他向冯.梅克夫人借钱,她答应了,并且是每年给他6000卢布。有了这笔钱,他开始专心从事创作,意大利、法国、乌克兰、奥地利、瑞士……到处留下了柴科夫斯基的足迹。1890年的106日是一个转折,这一天,柴拉夫斯基突然收到一封冯.梅克夫人的信,她在信中说:她破产了,以后不能再给他发放年薪了。从此汇款中止了,通信也中断了。但是很快,柴科夫斯基发现冯.梅克夫人在说谎,她并没有破产。
    
柴科夫斯基给她复信,在信中,他希望她中止资助这件事不要影响两人之间的关系,他说他一直深存内疚和感激,他感谢冯.梅克夫人长久以来对他的理解,他说:“如果不是有了你的友谊和同情,我一定会发疯且毁灭。” 她没有回信。柴科夫斯基的精神完全崩溃了,她是他心中的上帝,突如其来的绝交,使柴科夫斯基得出这样的结论:十四年来,她只不过是拿他在寻开心。两人之间产生了误会。生命中的最后三年,柴科夫斯基是在苍凉中度过的,一八九三年,也就是他死的那一年,柴科夫斯基开始写《第六(悲怆)交响曲》,这也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波澜起伏的旋律中,是对过去甜蜜的回忆,家乡的空气、母亲的呼唤、兄弟的关爱,还有冯.梅克夫人那天使般的情谊……柴科夫斯基回顾了自己的心路历程,生命在颤抖中走向了死亡。就在死去的前一个月,他还在努力修补两人之间的裂缝。
   
冯.梅克夫人的孙媳后来说,她认为冯.梅克夫人在晚年觉得自己对柴科夫斯基的强烈眷恋对家庭犯下了罪孽,所以决心用痛苦的决裂来赎罪。卡什金则认为冯.梅克夫人因儿子得了绝症而受到打击,精神沮丧,达到了错乱的地步。她给柴科夫斯基写的那封绝交信,是她一生中写的最后一封信,此后,她已经不是在生活,而是在苦熬。而柴科夫斯基写给她的那封信,她好象根本没收到。
   
现在的《天鹅湖》脚本,是柴科夫斯基去世后,莫杰斯特.伊里奇修改的产物,与最初的主题相去太远。柴科夫斯基创作这部舞剧音乐时,本意是在“寻找描述个人感情的、但有很强感染力的悲剧。”所以在原来的故事里:
   
年轻的王子西格弗里德去狩猎天鹅,在湖畔城堡的废墟里,他遇上了被巫师施展魔法变成了一只天鹅的奥杰塔公主。公主告诉他:在夜间,在天鹅羽毛编成的神奇的王冠的保护下,她和同伴们游玩嬉戏;但是到了白天,朝霞升起的时候,她们就又变成了天鹅。只有忠诚的爱情才能解救她,她才能成为他幸福的妻子。一次舞会上,王子遇到了美丽的奥吉丽娅,她长得很像奥杰塔,王子忘记了天鹅湖畔的誓言,变心了。当他想到奥杰塔时,绝望地奔向天鹅湖,但是晚了,奥杰塔说,她已经不能成为他的妻子,她将永远做一只天鹅。王子从她头上摘下魔法的王冠,绝望地叫喊:不,你将永远和我在一起!这时天空突然雷雨交加,湖水泛滥到岸上,王子和奥杰塔被淹没在汹涌的波涛中。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月光下,一群凄凉的天鹅,沿着平滑如镜的湖面,游向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