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凝思黄鹤楼  

2014-02-22 10:24:24|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2月22日 - 拂柳 - 拂柳的博客

黄鹤楼

二月武汉的清晨依旧云雾迷蒙,我徜徉在晨曦的滨江防汛堤,眼前是莽莽长江,在袅袅的雾气中黄鹤楼时隐时显,犹如接天烟浪中的蓬莱仙境。我知道,我终于又一次要与眼前这座世人称之为“天下江山第一楼”的建筑亲密接触了。

于正门前正在修路,我便从侧门走了进去,迎面一只仙鹤正展翅迎接着游客的到来,抬眼望去,亭台楼阁掩映在长廊流水间,四周种植着苍松、古槐、翠柏、香樟、紫竹,堆石造景,古朴秀丽,好一处雅致所在,我不由在心里暗自赞叹。环顾四周,发现主楼仍高耸在第三层平台上,便随游人缓步拾阶而上,沿途经过石痴米芾的拜石石像和李太白的搁笔亭,转到正门处,一座牌坊高高耸立,上面赫然写着“三楚一楼”四个金色大字,缓步登上了千年吉祥钟的高台,眺望百米之外的黄鹤楼主楼,但见那五层高达51米的崇楼结构,焕彩流丹,巍峨壮观,与长江大桥并峙江天。叠梁重檐的楼顶木构架层层递进,自然错落而柔和地收为攒尖,呈葫芦形,而四面迭加的歇山骑楼,呈五顶并立状。那对对高翘的飞檐,檐牙高啄,一如高扬的翅膀凌空欲飞,翘角上的金色风铃,随着四面来风,发出浑圆深沉的音响。整座楼气吞云梦,势连衡岳,雄奇壮丽,令人叹为观止。不知怎的,我蓦地想起了毛泽东那句著名的词句“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我登上平台,向主楼走去,主楼正面朝西,距足仰瞻,五楼檐下所悬匾额上书“黄鹤楼”三个镏金大字,这是大书法家舒同所写。门旁朱柱上,有一副楹联写尽了黄鹤楼的气吞云势,“由是路,入是门,奇树穿云,诗外蓬莱来眼底;登斯楼,览斯景,怒江辟峡,禹中天地壮人间”。走进主楼,劈面看见的是一幅巨大的“白云黄鹤” 陶瓷壁画,在幽幽的黄色灯光照射下流光溢彩;两旁立柱上悬挂着长达7米的楹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逐字逐句读来,顿感一扫舟楫劳顿之苦,心胸像被什么东西拉了开来,一股豪气磅礴欲出。走进二楼大厅,正面墙上有用大理石镌刻的唐代阎伯瑾撰写的《黄鹤楼记》,它记述了黄鹤楼兴废沿革和名人轶事;楼记两侧为两幅壁画,一幅是“孙权筑城”,形象地说明黄鹤楼和武昌城相继诞生的历史;另一幅是“周瑜设宴”,反映三国名人去黄鹤楼的活动。顺楼梯来到三楼,大厅里陈列着列代被毁的黄鹤楼模型,四周墙上悬挂的则是崔颢、李白、白居易等唐宋名人的“绣像画” 和他们吟咏黄鹤楼的名句壁画。四楼大厅用屏风分割几个小厅,内置当代名人字画,供游客欣赏、选购。来到顶层,大厅有《长江万里图》等长卷、壁画。这些壁画、楹联、诗词,把流传在民间,记载在历史上的有关黄鹤楼的传说一一陈列在我的面前,那些带着厚重的历史人文沉积的诗词画卷,像穿越千年的时空隧道,把我带进了一座魅力四射的文化盛殿。

如果一座城市自诩为文化古城,那么在其山水街衢间总会飘动着几位历代文人墨客的身影,在这里,诗人的抱负、情怀以及“与物有情”的缠绵锐感和城市的性格联结在一起;城市的风情、美姿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和诗人的魅力互相得到了最好的展示,连言之凿凿的文明史都可以追溯得相当久远。同样,一座建筑能够创造自己的历史,不管它是否已经年迈但仍然充满着生命的活力,这正是因为它有文化,而有文化的建筑才是有生命和灵魂的。

我知道,这座风姿绰约的荆楚胜迹,虽然是1985年重修的一座新楼,但是,在这七毁七修,历经一千七百多道年轮,占尽形胜的黄鹤楼的生命里,凝聚着多少迁客骚人的足迹和墨宝,它是用多少文化大师缱绻情怀竖起的一座巍巍丰碑,它是一块折射着浓烈的理性精神和人格光辉的文化瑰宝。孙权在此筑城,崔颢在此题诗,李白在此搁笔,岳飞在此誓师,李时珍在此悬壶,辛亥革命在此惊天一爆……历经沧桑的黄鹤楼就像一部史书,它的每一块砖石都记录着民族的坚韧和智慧,流芳的诗文题咏,优美的道教传说,铸成了黄鹤楼丰厚的文化底蕴,文因景成,景借文传,黄鹤楼便渐渐成为了山川人文相互倚重的文化名楼。我曾记得明人唐枢做过这样的点评,岳阳楼胜景,黄鹤楼胜制。据各朝对黄鹤楼形制的综合记述,唐宋楼雄浑古朴,元楼堂皇富丽,明楼隽秀清雅,清楼奇特瑰玮,然古代的黄鹤楼又岂能与如今的黄鹤楼相比,它似楼非楼,似阁非阁,似塔非塔,似亭非亭,是集古代建筑造型之大成,堪称经典,不愧被世人称之为“天下江山第一楼”。

荟萃历代艺文的黄鹤楼与滔滔江汉、莽莽龟蛇共同构成的“山、水、楼、文”四美合一之间,应该隐潜着几个青衫飘然的背影,寻找他们,是为了寻找一种远古的浪漫,一个关于漂泊、诗情和文化个性的话题。这就是文化特有的魔力,华夏的禅山佛寺何其多,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竟使姑苏城外寒山寺的盛名历千年而不衰,九州的楼阁亭榭何其众,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记》,却使一座平平凡凡的楼阁,成了北宋以来游人不绝于途的胜迹,当然,少不了王勃的那篇《滕王阁序》。那么黄鹤楼呢?这就要从唐朝诗人崔颢的诗和让这首诗轰动唐朝诗坛,让黄鹤楼蜚声天下,尽人皆知的诗仙李白的一个评说和一个动作说开去:那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李白带着书童登上了黄鹤楼,但见眼前大江浩瀚,不禁心胸开朗,诗兴大发,铺纸砚墨,准备一展诗才。他环顾四壁题诗,忽见崔诗,便击节吟哦,连声叫绝,不由得佩服说:“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说罢搁笔扬长而去。这四句评说只能算是打油诗,却道尽了李白心中的不服和无奈,然而,他没有想到,他这一搁笔却将崔颢的诗抬到了唐人七律第一的位置,然而诗仙就是诗仙,过后没几年,一口气连写了十几首诗里都涉及到黄鹤楼。象脸炙人口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就是一首可以媲美崔颢的诗。李白是“一忝青云客,三登黄鹤楼”,他虽然没有在黄鹤楼上题诗,但对黄鹤楼的眷恋之情还是可以从他的诗中看出,他为了与崔颢的诗一较胜负,竟然模仿着写了一首《登金陵凤凰台》,用词用句,情景交融,意味深长,堪称佳作。

登临楼顶,将四周栏杆拍遍,极目远眺,巴山群峰莽莽苍苍,潇湘云水浩浩荡荡,浩淼长江在三楚腹地与千里汉水在眼前汇合,造就了武汉隔两江而三镇互峙的伟姿,江上舟楫如织,龟、蛇二山隔江对峙,楚国风云,江城美景,尽收眼底。雄伟的武汉长江大桥、码头栉比邻接的吊塔,座座矗立的现代化建筑,诉说着眼前这座城市正一日千里地快速发展。此时此刻,此地此景,似乎印证了楼前的那副楹联上的话,真是名不虚传。我的思绪渐渐飘忽起来,我在想,一片瓦,一面墙,一座楼的趣味,有时候并不在于它的本身,而是在进入其中之后,你的眼,你的心,所体会到一切。曾几何时,多少墨客骚人身临其境,而今仙去楼空,唯余天际白云,悠悠千载,世事茫茫。人生的短暂与时间的无穷,世事的变幻与宇宙的永恒在黄鹤楼的生命当中水乳交融,让人神往而瑕思。

我的心恍如回到了千百年前的那个薄暮时分,一位风尘仆仆的旅者,在奔腾的江水之畔停住脚步。四周略一注视,登上江边一座雄伟的建筑。只因这不经意的注视,不经意的举步。从此,这座楼便注入了一道永恒的活力。他进去后,秋风乍起,厚重的秋霜中镌刻起一个名字:黄鹤楼。他成全了一个黄鹤楼,赋予它一段不毁的生命;同样,黄鹤楼也成就了他。“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千古绝唱托起了黄鹤楼千百年来不坠的生命,吟唱者正是前文那位行者,崔颢带着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怀着乡关何处是的迷惑,走进了这和他的生命相依相偎的建筑。雕梁画栋的富丽,并没有停住他匆匆的脚步,因为他知道,那不是他在一直寻觅的东西。仅仅轻轻的一瞥,他已走过。

我不知道,崔颢登上楼顶后的感觉是否会与我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目光同样久久地为苍茫雄阔的江汉大地而停驻,在烟雾迷离和萧索的韵味中,心底荡漾起一丝苍凉的壮美,酝酿起几分沉重的诗意。伫立了良久,注视了良久,他一挥而就题下那首诗。既然畅所欲言,便不再有遗憾,崔颢飘然而去,轻松的留下了一段潇洒,让后人千古评说。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随口道出的感慨,竟能镌刻山河,铸造一方名胜。

谁也不知道,他当时究竟领悟了什么。也许无意中,他一下拨开了眼前搀杂在生命中的迷雾,在他的眼前,有了一个新的世界:有塞外的白雪飘飞,有万古不灭的雄浑。自这一刻开始,他的生命变的更为纯净;在他的笔下,生命的旋律开始出现了雄浑一面。而在他的脚下,万古奔流的长江,却依旧江水滔滔,不为之改。云端飞来几只仙鹤,翩翩而舞,兴之所至,他引啸招来仙鹤,那一声长啸,破雾逐浪,回荡于史册,透过时间的局限,回响千年,时至今日,一阵风铃声传入耳际,我从凝思中清醒,一种简单的感动涌动心窝,黄鹤楼,你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一方景色给予的感官享受,更多的却是一种文化于灵魂上的触动,你是一部巧夺天工的建筑史,是一部饱经沧桑的磨难史,是一部源远流长的文化史,你已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揉进人们激荡的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