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宋词之美  

2014-03-14 18:16:20|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宋词,喜欢它的含蓄精炼,喜欢它的闲情逸致。
  喜欢宋词,是中学时代第一次听老师吟颂的柳永的《雨霖铃》,莫名其妙地就对词的押韵、词的韵味、词的伤感产生了浓厚的兴致。此词是写饯别的场面和漂泊的伤感。一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完全写出了作者的离愁情绪,道出了作者的伤感痛楚,让人叹息,让人垂泪。而“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可见景色虽美,却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在豪放派和婉约派之间,我更倾向于由李清照、欧阳修、柳永、秦观、贺铸、周邦彦等为代表的婉约派。李清照的《一剪梅》,“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写出了她丈夫离家,自己独宿,虽然可鸿雁传书,却也要等到“月满西楼”。生动地刻画出了两地分居,书信来迟,他们“才下心头,却上心头” 的相思之情。欧阳修的《踏莎行》,“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 写的是歌妓与情人在候馆分别,情人离开旅舍的情景,梅花飘零,柳丝垂条,渐行渐远,情人远去。表现出了歌妓的“寸寸柔肠”,“盈盈粉泪”目送,直至“行人更在春山外”,刻画了与情人的离情别绪。秦观的《满庭芳》亦是描述了与青楼女子的分别之情,虽是心情割舍不下,但为了功名,不得不走。“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染啼痕”,女方伤心流泪也无济于事,“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决然分手,却又不舍,一步三回头,看到的已是万家灯火,一片黄昏,在夜色的遮掩下,黯然离去,留下的,惟有女子凄凉失望的眼神。
  婉约派的词作多写男女恋情,带有香艳绮丽的特点,豪放派的词作则融入了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多与宋国的国运有关,这类词作以苏轼、辛弃疾、张元干为代表,形成了所谓豪放派。苏轼扩大了北宋的词作内容,丰富了词作的表现形式,代表了北宋词作的高峰。他有名的《念奴娇》写的是赤壁之壮丽美景,借以抒发赞赏历史上的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此情此景足以使人惊心动魄,仿佛就能亲身感受到波涛撞击山崖时的情景,能听到巨大的声响。也只有此情此景方可与“千古风流人物”相映衬。辛弃疾的《破阵子》写的是少年时驰骋沙场的情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在亦醉亦睡的状况下,还挑灯仔细看剑,忘不了过去的战斗情景,经常梦见军营生活,可谓魂牵梦绕,自己愿意为国家效力,终生为之奋斗,直至“可怜白发生”。南宋后期的词作则新颖不足,也预示着宋词盛世的结束。
  宋词介于唐诗和元曲之间,是一种中介形式,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宋词留给了后人它的瑰丽、它的壮阔、它的香艳、它的凄凉,更多的是让后人感受到了它的美。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