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一世红妆——读李清照词作有感  

2014-03-30 12:22:35|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世红妆——读李清照词作有感 - 拂柳 - 拂柳的博客

李清照画像

阳春三月,卷一纸书香,闻半曲琴扬。看词作间,岁月流转,情怀绵长。 
    
初识易安,她的世界是轻盈的粉红, 没有宫廷剧里的勾心斗角,没有偶像剧里的误会错过,也没有悬疑剧里的阴谋利用。她过着轻松自在的生活,遇见自己简单甜蜜的爱情,她就像一个娇小可人的公主在适合的年龄住进了水晶宫,和王子开始幸福的生活。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一副少女怕见又想见,想见又不敢见的微妙姿态。纤纤小手,薄汗衣透,金钗溜,羞回头,青梅嗅。这样娇憨的怀春少女,如同娇嫩柔弱的花上缀着的露珠,任一个陌上年少看了,都屏气凝神,吐纳间,荡尽芳华。 
    
那时的易安,如同花间精灵,在这纷飞灿烂的天空里,尽情吸纳着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 
    
粉得纯粹,粉得清新。读毕一词,嘴角都是浅浅的笑意。  
    
再见易安,已嫁作人妇,夫君的宠爱,是热烈的鲜红。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花朵甚美,其含苞待放之态犹如少女梳洗容妆,清新自然。却又笔锋一转,古灵精怪地便把鲜花簪在鬓边,同春花比美,调皮着和情郎撒娇,就美的姿态分出高下。娇嗔之态让人怜爱。记得她在《金石录后序》里追忆那段生活时说:“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不知那时的她,在每日与夫对饮言词时是不是想到了那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每日搁浅在你的臂膀中,听你喃喃耳语,执手相看,耳厮鬓磨。就此泅渡,静静老去。  
    
那时的易安,爱得浓烈,爱得香醇,如同一杯红酒,涤荡的是年岁,保留的是沁人心脾的那一丝唇间香甜,是化不去的热情。 
    
爱,如杜鹃啼血,落地生根,长出不尽缠绵的枝蔓,守着一生一次的认真。 
    
岁月从指尖溜走,时局动荡。不舍得身边的人儿离开,每次分离都换来每夜蚀骨的思愁。这时的易安,妆染是桃红。 
    
没有粉红的浪漫,没有鲜红的热烈,却因了距离,相思绵长,情感深邃而真挚。就像旧上海舞厅里热辣的蓬蓬裙舞散去,款款走出的是身着素雅旗袍的女子,说不尽的安宁。灯光不再是晃眼的白亮,只需打开幕顶,让月光倾斜下来,便叫人恍如隔世。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两首词都表达着赵明诚离家时对其的思念,这其中又带有复杂的感伤。是离别伤,是动荡的不安,还是一种经历了太多后对世事的无可奈何。我一边读着一边想她提笔写下这几首词的时候需要多么充沛的情感,来吟咏这样一份愁思。 
    
“半夜凉初透”,“红藕香残玉簟秋”本只是时令转变,可佳节孤眠,独裳残荷,便有了一番凄凉滋味。看“月满西楼”,闻“暗香盈袖”,无不是一种真切的期盼和等待。“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我思念着你,而你是不是也在那一端想着我。情深不寿,徒生感伤,看残花不过是“人比黄花瘦”。 
    
相思无用,唯别而已。 
    
待到镜头再切换时,女子已鬓微霜。寒风中,再回首。夕阳西下,残阳如血,身上是一抹沉重的残红。 
    
踏着时光而来,也随着时光而去。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风住尘香却换来物是人非的深沉痛苦。这个时代的人呵,不早不晚,刚刚好赶上最惊险的一幕剧。波诡云谲,光怪陆离,就连愁都有了重量,那是舟载不动的情绪。  
    

一个女子,失去了夫君,面对江河残破,又能做些什么。看着满目疮痍的情景,如何问天问大地,只能在俯仰间,在眼角落下一滴晶莹泪。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再没有当年那种清新可人,浅斟低唱,而转为沉郁凄婉,对亡夫的怀念和对自己孤单凄凉的景况的悲戚。七组叠词在齿舌间来回反复吟唱,徘徊低迷,婉转凄楚,有如听到一个伤心之极的人在低声倾诉,一种莫名其妙的愁绪在心头和空气中弥漫开来,久久不散,余味无穷。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词人的愁绪已非笔墨所能形容。 
    
大风起,吹起你残破的红妆,你在岁月里的哭,笑,喜,怨,痴,恨被词一一记载。你只是留恋地回眸再看了时间一眼,却在历史长河里倒映出你的容颜。 
    
纵然百般色彩,却逃不过爱情的渲染。若非乱世,也许便可得一生厮守。再隔千年,透过词句依然感受得到后期的清冷,不禁怜惜着这一份孤寂。若为男子,定许你一世安平。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