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春游白公祠  

2016-03-19 12:09:35|  分类: 我的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游白公祠 - 拂柳 - 拂柳的博客

唐元和十三年(公元818年)12月,46岁的白居易在好友的推荐下从江州(今江西省九江市)司马升为忠州(今重庆市忠县)刺史,官职由从五品升为正五品,相当于现在地级市的一把手。次年春三月他开始从江州启程,溯长江、过三峡,二十八日到任忠州。

白居易一生秉持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经世哲学,被排挤出权力中心下派任江州司马的这一次宦海跌宕,成为其人生的重要转折,从此其以“独善其身”的态度,“委顺”于官场,以“无为”求“有为”,一首《琵琶行》在成就其一次文学高峰的同时,也真实地反映了其心路历程。

尽管白居易来到一个了“GDP”很低的穷乡僻壤,但毕竟是一次从五品到正五品的官职升迁,其喜悦之情还是可以从赴任途中与好友元稹在宜昌峡口的偶遇看出端倪,二人在宜昌停留了三天,少不了醉酒品茶、抚琴听歌、观景说文,极尽文人雅好。但当白居易携全家终于抵达忠州的那一刻,到码头迎接的是李景俭,他多少还是被现实泼了些冷水的。一首《初到忠州赠李六》反映了当时的真实状况:好在天涯李使君,江头相见日黄昏。吏人生梗都如鹿,市井疏芜只抵村。一只兰船当驿路,百层石磴上州门。更无平地堪行处,虚受朱轮五马恩。

生活之艰苦、俸禄之低下,令其郁闷。他将这份郁闷与嗟叹向处境类似的万州刺史杨归厚表达。《南宾郡斋即事,寄杨万州》:“山上巴子城,山下巴江水。中有穷独人,强名为刺史。时时窃自哂,刺史岂如是。仓粟喂家人,黄缣裹妻子。莓苔翳冠带,雾雨霾楼雉。衙鼓暮复朝,郡斋卧还起。回头望南浦,亦在烟波里。而我复何嗟,夫君犹滞此”。

好在白居易没有被郁闷与嗟叹打倒,他深入基层大搞调查研究,遍访民情,推行减赋税、轻刑罚、重农桑、施教化、修道桥等一系列惠民利民政策,特别是在修桥筑路这件事儿上,因为是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银钱,而当地的财政一时又拿不出那许多,于是白居易将朝庭给他个人修刺史官邸的一千两纹银捐献了出来,一下子赢得了山野村夫们对这位父母官的信任。其推行的政策在施行一段时间后,效果显现出来。在一次完成税收任务后,其在一亭子上欣然题诗《征秋税毕题郡南亭》:“高城直下视,蠢蠢见巴蛮。安可施政教,尚不通语言。且喜赋敛毕,幸闻闾井安。岂伊循良化,赖此丰登年。案牍既简少,池馆亦清闲。秋雨檐果落,夕钟林鸟还。南亭日潇洒,偃卧恣疎顽”。

白居易在忠州为官期间,还无意间品尝到了当时的稀罕物——荔枝,其时人们只知荔枝产于岭南,“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是只有皇家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普通的京城官员都只有眼馋的份儿。白居易发现忠州既产荔枝又能品尝到新鲜荔枝之后,无疑是兴奋的,忠州城有一酒楼,名西楼,白居易称之为荔枝楼,并作《荔枝楼对酒诗》: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欲折一枝倾一盏,西楼无客共谁尝?

白居易尽情品尝荔枝时,不禁想起曾同朝为官、时任万州刺史的好友杨归厚。万州虽临近忠州,却不出产荔枝,于是他托驶往下游的船只为杨归厚捎去荔枝。白居易当然还少不了向昔日京城里的同僚们显摆,于是京城同僚们也想尝到荔枝,可是因为交通和保鲜的问题,白居易无法满足这些人的要求,于是他用文人的方式写了部《荔枝图序》加以解决。《荔枝图序》不但是中国文学宝库中的经典文献,也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唯一写荔枝的专文。《荔枝图序》对荔枝作了生动的描述:“荔枝生巴峡间,树形团团如帷盖。叶如桂,冬青;华如桔,春荣;实如丹,夏熟。朵如葡萄,核如枇杷,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文中准确、全面地记述了荔枝的特性,使人如见其形,如嗅其香,如品其味。当时长安很多文人雅士争相传抄《荔枝图序》,巴峡荔枝名扬京城内外。

元和十五年(820年),白居易升任尚书司门员外郎,离开忠州还京。我们有理由相信,作为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忠州的这次赴任,无疑给了他一次深入基层、了解民间疾苦的机会,更为其现实主义风格的诗篇注入了更加鲜活生动的写作题材与更加丰富深刻精神内涵。不知这位知识分子型官员日后主政杭州、苏州这些天堂之地时,可曾凭空西望,回忆曾经的江州司马、忠州刺史?

忠州这样的穷僻偏远小州,何时来过这样一位彪炳史册的诗人父母官?更何况其任期虽短、确有建树,并且还留下了近百首诗篇,通过这些诗篇终于使世人知道了还有忠州这样一个地方!于是后人于明崇祯年间在长江北岸、县城以西修建白公祠,以纪念斯人斯事,清道光年间再次修扩建。

怀着对一位伟大诗人的敬仰之情游白公祠,我明白了一个浅显直白的道理:为官一任,为百姓做了点实事、好事,百姓便不会忘了你!念及此,心中涌起《念白公》一首:“谁言无教化,巴蛮性至淳;悠悠巴江水,千古铭君恩”。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