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兵家必争之地:曾统辖四县的边关天险  

2016-04-06 12:00:47|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朝康熙年间昌平州的地图

永陵祾恩门台基和明楼

明朝学者顾炎武《昌平山水记》中曾记载有顺义南关塔塔基,从后人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出庞大的规模。

昌平因为其险要的地理位置,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连绵的大山为昌平提供了天然的屏障。

在这些屏障中,除了上文提到的关沟天险,还有在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边关三城”:白羊城、长峪城以及镇边城。这些古城依山而建,易守难攻,一时成为边关要塞。

此外,昌平担负着守卫明朝皇帝陵寝的任务,因此,在明朝,昌平因为特殊的角色而一跃成为统辖顺义、怀柔和密云的“昌平州”。

这些独特的因素,构成了昌平与众不同的历史。

因守明长陵而建“陵县”

关于昌平县起源的历史,目前有争论。大多数学者认为,西汉时期,就已设立昌平县。但近来,有不少学者提出了“昌平外来”的说法,即“昌平”之名实际来源于河北阳原县。这种说法的依据是北魏时期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中的记载。在这本书中所提到的“昌平”,其位置都在今天河北省张家口市的阳原县境内。因此有学者认为当年的昌平县本在阳原县,但因为后来北方边境战乱频繁,所以将县治内迁到了今北京市昌平区境内。迁来之后,本在阳原县的“昌平”就没有再回去,这也就成了后来隶属于北京的昌平县。

无论是“土生土长”,还是“外来迁居”,关于昌平县来源的历史已经较难考证,但到了明朝,昌平县的兴起与发展的历史却是有据可查。1421年,明成祖朱棣将都城从南京迁到了北京,并且在今昌平区境内的天寿山下为已故的皇后徐氏兴建陵寝,这就是明长陵。而正是由于陵寝所在,昌平被升格为“陵县”,担负起了陵寝祭祀的相关任务。升级为“陵县”后的昌平县驻地,并不是如今昌平区所在的位置,当时的陵县驻地,在城西面八里的“旧县”。

到了景泰元年(1450年),为了加强对于陵寝的防御,皇帝下令在现在昌平城区所在的位置筑永安城。明政府当时的考虑是将这座永安城作为陵寝护陵军驻军专用,因此城池竣工后,便把原来驻在昌平东山口、中山口和西山口的长陵、献陵、景陵三陵的陵卫部队迁往永安城屯驻。后来明朝皇帝可能觉得新城城池坚固,抑或是为了方便协助办理陵寝事务,干脆将整个昌平县的行政办事机构全部搬进了永安城,从此永安城就成为昌平县城的驻地,原来的老昌平县城也从此得名“旧县”。

明武宗正德年间,因昌平县为陵寝重地,将其升格为“州”,并且将周边的顺义、密云、怀柔三个县拨给了昌平州管辖。由此可见,当年的“昌平州”,无论是管辖范围,还是行政权力,都是非常大的。到了嘉靖十六年(1537年),驻在昌平州城内的陵卫已经由最初的三个增长到七个,为了解决陆续增加的新入驻部队的营房紧张问题。嘉靖皇帝一声令下,在原州城南面增筑外城一道,拓展了城市的范围。

昌平州城以内除了驻守各陵的陵卫,还驻有总督兵部侍郎一人,镇守总兵官一人,天寿山守备一人。另外六部、翰林院、光禄寺等都在城内设置馆舍,以方便祀陵官员居住。因此在陵寝祭祀期间,昌平州就是明朝政府的一个外派驻地。

明朝取密云和昌平之地组建怀柔

因为当年顺义、怀柔和密云归属昌平州,明朝学者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中,也有顺义、怀柔和密云三地的记载,虽然如今这三个郊区县不再属于昌平,但从中能看出北京各郊县的演变历史。

《昌平山水记》的下卷,就是对当时昌平州下属的顺义、密云和怀柔三县的介绍。在《昌平山水记》中曾有对顺州城(即老顺义县城)中心的一座白玉石经幢非常详细的记载。可惜的是这座石幢已经于1953年拆除,现如今的建筑是1991年复建的。所幸的是顺义县城老居民李文书先生在解放前曾经拍摄了这座石幢的照片,使得今日的我们能够一睹这座建筑的风采。他还拍摄了位于顺义南关的辽代佛塔塔基,城北的“高庙”(即顺义八景“高台仙阁”原址所在地)和顺义县城的城墙,这几处建筑都在后来建设新城时被拆毁。这些照片也成为难得的研究资料。

说起顺义的历史,还有一段非常曲折的往事,它也包含了怀柔的历史。隋唐年间为了安置内迁归附的少数民族,在辽东地区设置了“营州都督府”,其下辖很多州县,比较著名的如“归顺州”、“顺州”、“归化州”等,后来因为战乱的影响,营州一带人口锐减,很多营州下辖的州县甚至成了空城,而幸存下来的一些也开始内迁。其中的归顺州和其所属的怀柔县正是在这一时期,从内蒙古赤峰市一带迁到了今天的顺义县城里。而且归顺州和怀柔县共用一座城作为地方行政中心。

后来,归顺州改称为“顺州”,这个名字一直用了六百多年,直到明洪武元年(1368年)才将顺州改为顺义县。不过,两县共用一个县治的状况并没有改变。明朝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朝政府在昌平和密云两地各分出一部分土地,组建了新的怀柔县,怀柔县治也迁出了顺州城,搬到了今天怀柔县城所在的位置。《昌平山水记》曾记载:“州东八十里为怀柔县,洪武十三年分密云、昌平二县地立焉。”

《昌平山水记》中讲述了密云的历史,密云在汉代时称为白檀县,因为当地有一座白檀山,因此得名。南北朝时期,得名为密云郡,名称来自于密云县城南面15里的一座山峰,据说那里常年云雾缭绕,故有“密云山”之名,其位置大致相当于今天南山滑雪场的所在地。后来密云县的名称也在“密云”与“澶州”之间反复切换。明朝初年,改密云县,并一直沿用至今。

清朝雍正六年(1728年),昌平所领三县改隶属顺天府,昌平州遂为不领县之“散州”。而顺义、怀柔、密云三县也由此成为顺天府直辖郊县。

白羊城遗址

长峪城城门

镇边城城门,现属河北怀来

庆陵监和裕陵监之间的夹道

白羊城连建两城加强防御

连绵的大山为昌平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在这些屏障中,除了前面提到的关沟天险,在群山的掩埋中,还坐落着许多位置非常重要的城镇,其中就有明清时期著名的“边关三城”:白羊口城、长峪城和镇边城。

顾炎武的《昌平山水记》提到了三者的位置关系:“州西四十里为白羊口城,二门,距居庸南口二十里,有水伏流。其西南有小城曰白羊新城。白羊北四十里为长峪城,二门,其西有小城,曰长峪新城。长峪北二十里为横岭城,二门,守备一人守之。长峪西北二十里为镇边城,三门,正德中建,设守御千户所,后以参将一人守之。”

从顾炎武的描述文字中,就能感受到它们的险要。他在文章中提到有两座白羊城,这是怎么回事呢?明朝时建筑白羊城,是为了防备外来力量的侵扰。元代,在白羊口设立千户所。明正统元年(1436年),蒙古族额森部落越过王坡大岭长城,由白羊口攻入昌平城。直至景泰年间,此口仍没有建城,乃调涿鹿中卫后千户所官军据险把守。

正德九年(1514年),蒙古族瓦剌部落也从白羊口侵入昌平州,兵临北京城。朝廷吸取前两次教训,于正德十五年(1520年),在白羊沟口随山就势建城,名白羊口城,简称白羊城。自朝廷派兵防守白羊城之后,蒙古族人再未从此处侵入昌平州。

明万历年间,朝廷为加强防范蒙古人的侵扰,继白羊口城之后又在五峰山脚下筑造辅城一座,增兵防守。白羊新城呈正方形,设东南北城门,不跨山,与相邻的白羊口城构成掎角之势,相距1里远。而白羊城连建两座城,可见其军事地理位置之重要。

在设立了白羊新城之后,明朝又在白羊城西北3里至36里的山顶上建筑了8座山墩即烽火台。几百年的时间里,白羊二城是天寿山陵寝西部的屏障,又与长峪城、镇边城、居庸关、上关城、黄花城、古北口构成了数百里长的重要防线。

据记载,白羊城是两山夹一河式的山城。从远处望,北城墙尖如船头,南城墙齐似船尾。正所谓头尾高,中间凹,好似大船跨山腰。“船底”之上有白羊河水穿城而过,河岸边有部分民居和钟鼓楼。钟鼓楼内有一口铸铁大钟,高约1.5米,重500余斤,钟声远传几里之外。

白羊城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直皖、直奉、抗日及解放战争期间,这里战火硝烟不断。“农业学大寨”平整土地时,曾在城墙根出土了三八大盖枪、大刀片和手榴弹。如今,白羊城的北山顶仍有较完整的一段城墙,南山顶上城墙隐蔽在树丛和荆棘之中,西城门外的马蔺墩烽火台尚存庞大的底座。当年的白羊新城已经很难寻觅,只留下一些过去的地名。

六百年的长峪城社戏

说完了白羊城,接着来到长峪城。长城隘口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长峪城也不例外,战火硝烟时断时续。据《光绪昌平州志》记载:“长峪城下隘口。隘口七,内有附墙台一座,空心敌台二十三座,隆庆三年至万历元年节次建。旧名上长峪,城高一丈八尺,周三百五十余丈,南北二门。明正德十五年建,城南有小城,曰长峪新城。”

长峪城旧城与新城的城墙和券门,都还保存完好。旧城内有佛殿及娘娘庙,庙内有钟鼓楼。在新城能看到永兴寺,永兴寺由山门、前殿、钟鼓二楼、后殿和一座戏楼组成。前殿是十八罗汉,后殿是三位娘娘。在钟楼里还有一口明代的大铁钟。据专家介绍,以前每当钟声一响,就是全村人聚集时刻来临。抗日战争时期,钟声一响,人们就会躲进深山,以逃避日本鬼子的烧杀;现今,钟声一响,就是村里又该开始唱大戏了。

值得一提的是,长峪城的社戏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长峪城村唱社戏的传统最早可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到现在已有近600年的历史。村里人亲切地称之为“山梆子戏”,虽是河北梆子戏的一支,但又跟现在的河北梆子不完全相同,有着自己独特的唱腔曲味。社戏的演员全部由当地的村民组成,农闲时节,村民就组织唱戏演出,春节的时候一演就是十来天。

从长峪城再往西走,就能到镇边城。清代《畿辅通志》卷六十七载:“镇边路城,在州西一百里(指昌平州),接宛平县界。明正德十五年筑,东西跨山,周三里,门二。设守御千户所。后又增筑城于其西,曰镇边新城,门三。本朝顺治初设参将驻守,后改设都司。旧城已废。康熙六年,千总郑俊、都司胡坛捐资修建。今设外委驻守。城有镇边仓……”

镇边旧城,横跨沟谷而建,结果山洪暴发,旧城终被废弃。今天我们看到的镇边城就是所谓的镇边新城。当时的镇边城属于昌平州,后来划归河北省怀来县。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昌(平)、宛(平)、怀(来)”联合县政府所在地,镇边城村党支部是“怀来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

1937年8月,南口战役打响后,地势险要的边关三城也成为这场战役的主战场,在这些古城墙上都留有战争的痕迹。如今,硝烟散去,边关三城成为旅游胜地,旅游达人们描述为“四季皆可游”:春有山花,夏有绿色,秋有塞草,冬有白雪,更有跨越500年时空的明长城。再加上大量明清时期的民居,别有一番风味。

补白

陵寝附属建筑演变成村落

明朝时期,因为担负守卫陵寝的任务,昌平也被升格为“昌平州”,昌平州城往北不远,便是大明朝的陵寝重地。顾炎武在《昌平山水记》中对于每座陵寝的规制和保存状况都做了非常详细的记载。如对于明英宗正统皇帝的裕陵记载如下:

裕陵在石门山,距献陵西三里。自献陵碑亭前分西为裕陵神路。路有小石桥,碑亭北有桥三道,皆一空(孔),平刻云花,殿无后门。榜曰裕陵,碑曰大明英宗睿皇帝之陵。余并如景陵。宝城如献陵,垣内及冢上树一百六七十株。

时至今日,如果到裕陵参观,人们仍然能够按照三百年前顾炎武《昌平山水记》这本书中的记载,来设计参观游览的路线。不过,随着岁月的变迁,裕陵还是有很多建筑已经不复存在了,如神功圣德碑碑亭已经无存,只有无字石碑仍然守护着陵寝。陵宫主体建筑祾恩殿已经塌毁,祾恩门则于近期进行了修复。目前裕陵处于封闭管理状态,但即便是绕着陵墙走上一圈,也能感受到浓郁的历史气息。

除了对于皇帝陵寝的记载,《昌平山水记》中还有大量关于妃嫔、皇子墓和陵寝附属建筑的记载。如明成祖妃墓东井和西井,明宪宗万贵妃墓等。其中有两座十分特殊的妃子坟值得提一下,其一是明世宗最初为原配皇后孝洁皇后所兴建的一座皇后陵寝,名为“悼陵”,由于后来孝洁皇后迁葬永陵,这个“悼陵”被降格为妃子墓。其二则是崇祯皇帝为自己的宠妃田贵妃所营建的寝园,由于这里最后却成了崇祯皇帝最终的归宿,这座寝园也经过扩建后最终形成了思陵。

明朝时,在陵区范围还有新旧两座行宫,但是随着岁月的变迁,这两组建筑群都已经损毁殆尽。此外,各陵寝的附属建筑如宰牲亭(用以宰杀祭祀用牲畜之所)、祠祭署(太常寺的派出机构,负责祭祀礼仪的府署)神宫监(宦官二十四衙门的派出机构,负责陵寝日常管理)以及朝房、神马房、果园等设施,绝大多数也已无踪迹可寻,神宫监和果园则演变成了自然村落(如德陵神宫监演变为德陵村,长陵果园演变为长陵园村等)。如今,在这些村落里闲逛,说不定还能遇到当年护陵军的后裔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