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国学之一斑:南国摩崖石刻  

2016-05-23 14:32:38|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近年来,湖南科技学院教授张京华,带着他的一班学生,利用业余时间研究石刻诗文,做石刻拓片,发掘永州摩崖石刻瑰宝,仅朝阳岩摩崖石刻就新发现30多处,并首次发现最早石刻系唐代大历十三年安南都护张舟真迹,填补了国内对朝阳岩摩崖石刻研究的空白。张京华与他的学生还对近年来在零陵城区近郊发现的拙岩石刻进行了发掘、研究,先后采集拓片300余幅,出版专著4部,公开发表论文35篇,研究成果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永州摩崖石刻已成为他与学生的重要的教学、科研基地。

元结《阳华岩铭》

摩崖石刻是江南具有特色的文物遗存形态,是文学、史学、哲学、文献学、书法、文物多角度交叉的前沿领域。 

“摩崖”又作“磨崖”,“就其山而凿之曰摩崖”。湖广湘漓一线,自古为荆楚至岭南的水路通道,加以水石清秀,流寓者多,因此,国内现存古代摩崖石刻以湘南永州与桂北桂林最为密集。浯溪碑林现存500余通,号称“南国摩崖第一”。桂海碑林仅宋刻即130余通,“壁无完石”,号称“唐宋题名之渊薮”。桂林摩崖石刻现存总量将近2000通,永州摩崖石刻现存总量不完全统计为1713通。故而合湘漓而论,中古以下之摩崖石刻真可谓是粲然萃聚,海内无两。

全国所存摩崖石刻,以湖南为最多。湖南所存摩崖石刻,以永州为最多。永州石刻以唐宋摩崖石刻最具代表性,尤以宋刻最为丰富,不仅在湖南省内,即在全国亦有独特地位。

柯昌泗《语石异同评》说道:“宋人题名,最先著录,莫先于湖南一省。”“北宋迁谪名流,大半途出湖南。”

据杨殿珣《石刻题跋索引》统计,全国北宋诗刻共计344种,湖南省最多,有64种,占总数的22%,居全国第一位。这64种全部在永州。

据张京华、李花蕾统计,全省唐代石刻,永州共占50-56%。全省宋代石刻,永州共占65-66%。

 

宋张子谅等题刻

宋刘蒙等题刻

宋柳应辰题刻

永州的摩崖石刻,遗存完整,成线成片。

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著录永州石刻景地,有含晖岩、窊樽、九疑山、阳华岩、寒亭、朝阳岩、浯溪、华严岩、钴鉧潭、群玉山、澹岩、火星岩、九龙岩、三门洞、暖谷、石角山、幽岩、五峰岩、肖岩、狮子岩、万石山、月岩、柳岩、乌符山、驾鹤峰、自然屏,共计26处。

另据永州市文物处2006年统计,摩崖石刻景地又有零陵福仙岩,冷水滩黄阳司,祁阳雷泽洞、栖真岩、隐仙岩,东安沉香庵、诸葛岭,双牌渠清岩,宁远逍遥岩、象岩、无为洞、飞龙岩、紫霞岩,道县中郎岩、状元山、龙珠洞、华岩,江华秦岩、宝山岩,江永层岩、月陂、麒麟岩、同岩。

永州地处潇湘之会,久以山水奇石衣冠文物享誉天下,但如今亭台庙宇多已不存,摩崖石刻也逐渐减少。1959年华严岩经东门岭居委会在岩侧办石灰厂,取石烧灰,遭到毁坏,1969年修建东风大桥,为取石料,将群玉山、火星岩全部炸毁。可容千人的澹岩被充做兵工厂,岩内建起四层高的厂房。较之唐宋,现代永州人口大约增长了20倍,而题刻也大约减少到了1/20。

今湖南永州境内,浯溪、阳华岩、朝阳岩、月岩、澹岩、玉琯岩、月陂亭共7处摩崖石刻景群,均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瞿中溶主修的嘉庆《湖南通志?金石志》

永州摩崖石刻,从创兴到延续已经历了四个时段:创始于唐代,隆盛于宋代,至明代则高张其理学宗旨,至清代则大兴其著录考据。代代相承,因此而遗留下深厚的积淀。

历代学者对朝阳岩等摩崖石刻的重视。金石学自宋代以来,一直被学者视为“显学”,至于清代,朴学大盛,尤有长足的进展,搜讨著录,成果累累。如王昶《金石萃编》、瞿中溶《古泉山馆金石文编》、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宗绩辰《留云庵金石审》、叶昌炽《语石》,以及近代柯昌泗《语石异同评》、杨殿珣《石刻题跋索引》,往往得力于永州摩崖。瞿中溶两游浯溪,三宿中宫寺。宗绩辰寓零最久,自署“十三年潇上寓客”。

 

宗绩辰小像

浯溪在永州北百余里,祁阳县南五里,山溪诸水汇流于此,流入湘江。唐道州刺史元结尝结庐溪岸,寓居于此,刻《大唐中兴颂》,颜真卿书。元结《浯溪铭序》:“浯溪在湘水之南,北汇于湘。爱其胜异,遂家溪畔。溪世无名称者也,为自爱之,故命浯溪。”

 

黄焯“三吾胜览”榜书

朝阳岩位于永州旧城西南二里潇水西岸,是唐中期由元结开创的一处摩崖石刻群,是将自然景观转化为人文景观的一个佳例。

唐代宗永泰二年(766),元结为道州刺史,经水路过永州,始来游之,维舟岩下,取名朝阳岩,作《朝阳岩铭》、《朝阳岩下歌》。历代名贤题咏不绝,成为著名的摩崖石刻景观,迄今已历1240余年之久。

《大明一统志》载:“朝阳岩者,在城外西南二里潇江之浒,岩口东向。当朝暾初升,烟光石气,激射成采,郁为奇观。……岩中有洞名流香,有石淙源出群玉山,伏流出岩腹,色如雪,声如琴,气若兰蕙,从石上奔泻入绿潭。”后人之叹美如此。

朝阳岩与湖南科技学院毗邻。近60余年来,朝阳岩旧有建筑基本无存,重要景区如群玉山、火星岩已遭彻底毁坏,惟有朝阳洞内石刻尚有部分保留。经湖南科技学院师生实地考察,新勘得历代石刻150余通,以现存石刻数量排名居第二位,仅次于元结开创的另一摩崖石刻群浯溪,为世瑰宝,其人文价值无可估量。

阳华岩在永州江华县境,唐代元结所开辟。此地山势向阳,陡峭如劈,中有石磬,下有寒泉。唐元结任道州刺史时,至江华过阳华岩而作《阳华岩铭有序》,刻三体文于其上。道光《永州府志》称:“江华夏岭重冈,地远而险,其山之秀异者,自古称阳华岩。”现有历代名人题刻30多处。

 

“阳华岩”榜书

澹岩在永州零陵城南二十五里。巨型溶洞与山体天坑相连,背山面河,气势恢弘,景致幽邃,被誉为天下之最、永州之冠。

宋祝穆《方舆胜览》称:“澹岩石壁削成万仞,旁有石窍,古今莫测其远近,目之者有长往之意。”黄庭坚《题澹山岩二首》称:“阆州城南果何似,永州澹岩天下稀。”清代卢崇耀《游澹岩记》称:“永州多山水游观之美,而澹岩尤为奇绝。”道光《永州府志》称:“澹岩去城南二十五里,有岩奇奥,为永州冠。”

澹岩原有宋人石刻100余通,现今多数已遭人为破坏,仅存碑刻二三十通。

月岩在道州,近濂溪故里,故其主题为周敦颐、理学、《太极图说》。今存摩崖63通,以南宋淳熙赵汝谊题刻为最早。旧称穿岩,后别称太极岩,石刻榜书有“广寒深处”、“清虚洞”、“风月长新”、“如月之中”、“浑然太极”、“豁然贯通”、“道在其中”、“理学渊源”、“参悟道真”、“悟道先迹”、“乾坤别境”、“浑涵造化”、“鸿濛一窍”、“先天道体”、“上弦月”、“下弦月”、“望月”、“月岩”、“太极岩”等。

 

月岩“悟道先蹟”榜书

九龙岩石刻位于永州东安县芦洪市镇东,有北宋至清各种名人石刻40余方,其中包括宋代理学家周敦颐、胡寅的珍贵题记,宋代名将陶弼的诗刻。

 

九龙岩胡安国胡寅父子题刻

玉琯岩在九疑山。《尚书大传》:“舜之时,西王母来献其白玉琯。”许慎《说文》:“舜祠下得笙、玉管。夫以玉作音,故神人以和,凤凰来仪。”是为“玉琯岩”得名的来源。有南宋方信孺“九疑山”大字榜书,及复刻蔡邕《九疑山铭》。

拙岩位于湖南永州零陵猴滩沈家村,面临湘江,沉隐于天地间,与世久违。明正德七年(1512),徵士沈良臣偕僮仆漫步于猴滩江畔,得群石昂露于下,中有一窟隐隐空通,首尾影映,然荆棘藤萝,芃然四塞,遂命僮仆匍匐而入,蓷草伐木,掘去湮塞,扫涤布席,命其窟为“拙岩”。

拙岩石刻总数共计32通。其中诗词26通,占石刻总数的81%。沈良臣原有《拙岩集》,久佚,拙岩石刻的发现不啻通过石刻局部恢复了这部诗文集。

 

拙岩“忘机处”榜书

石角山是距离永州旧城最近的一处唐宋石刻遗址,位于永州旧城东北五里(有记载为十里)。多异花奇草,灵秀气象。山下松杉成林,茂树磴回。这里原有连络十余小峰,奇峭如画。远望之如淡烟,如积霭,近即之或林立,或峭露。立石攒起,日光照耀时,如群玉之在渊,浮动荡漾。又有圆石磊落,如有意排列,令人可坐可卧。山上有一处溶洞,隐邃清泠,名为“小隐洞”。后峰高处一石高耸斜挂,有若仙掌凌空,故称“石角”。《柳河东集》中有《游石角过小岭至长乌村》五古长诗一首。石角山之命名出自唐代柳宗元,小隐洞之命名出自北宋邢恕。

石角山所在地80年代属七里店公社麻沅大队石角生产队,由于附近居民建筑房屋,来此取石,后峰已全被凿毁,仅余前峰。2004年永州修建“日升大道”(又称“阳明大道”),道路正对石角山穿过,大部分石体均被荡平,连络的十余小峰剩下的不足1/10,诸多题刻也只余下2方了。

近60余年来,永州摩崖石刻遭人为破坏不少。澹岩因设厂建楼,大半被毁。岩中原有宋人石刻即达100余通,内有宋黄庭坚诗刻、周敦颐题名、柳应辰《澹岩记》、张昭远《祷雨诗》、宋迪题名等等,现全部石刻仅存33通。其余如华严岩、群玉山、火星岩、石角山、息影岩,全部荡然无存。华严岩在城内府学旁,原有唐柳宗直题名、刺史李坦题名、宋汪藻榜书、邢恕诗刻、柳拱臣题名、周敦颐题名,东门岭居委会在岩侧办石灰厂,取石烧灰,全部被毁。群玉山有宋解舜卿题名、李士燮与柳应辰题名。

《永州府志》载:“由零虚山后西南,过小白冈,白石磊磊,罗布冈下,曰群玉山,距河以西二里。石上刻诗记甚多。”因修建东风大桥,为取石料,将岩全部炸毁。火星岩有宋程博文与邢恕题名、柳拱臣与尹瞻联句诗、李士燮与柳应辰题名、董居谊记并诗。《明一统志》:“石壁所镵先贤题识,高下鳞次,穷日之力乃能尽阅。”因村民采石烧石灰,全部被毁,今废弃窑址尚在。

摩崖石刻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文物保护十分重要,而保护的前提首先是学术研究,通过研究充分估量出石刻应有的价值。

 

宋本《金石录》书影

摩崖石刻是一个交叉的学术领域,体现着多种学科交叉的方法与范式。其所涉及的学科,有史学、文学、哲学、文物考古学、文献学、文字学、书法艺术、民俗学等等。仅就文献方面而论,除一般史部著作之外,又更涉及历代金石著录、地方志、总集别集若干大类。

但摩崖石刻最突出之处在于文学、诗学,可谓“石刻上的文学史”。永州宋刻的内容,主要是文官仕宦、贬谪的题记,其中诗文有较大比例,这与国内其他地方石刻以佛教或墓志为主的情况不同,具有更多的文化史、文学史意义。实际上,永州唐宋摩崖石刻因其总量之多、分布之密、年代之连续不绝,已经构成了“石头上的文学史”的一种完整系统,在我国文学史、文化史上形成了一个颇有兴味的案例。

而在摩崖石刻的文学、诗学表象背后,又无不蕴涵深刻的主题与宗旨。如浯溪以“大唐中兴”为主题,有颜真卿所书《大唐中兴颂》;玉琯岩在九疑山,故其主题为纪咏帝舜;月岩在道州,近濂溪故里,故其主题为周敦颐、理学、太极;澹岩有巨型溶洞与山体天坑相连,背山面河,景致幽邃,故主题为叹美奇景与栖隐;而朝阳岩则以先贤、寓贤为主题。朝阳岩石刻虽以文学为核心,而其题名与诗、赋、赞、颂所依托的,无非是石灰岩的冰冷死体,在文学的表象背后,却是文人群体的有生命的创造,体现着“从水石到人文”的创兴转化,是将自然景观转化为人文景观的一个佳例。

 

王士禛《浯溪考》书影

金石学是一种实证研究,实证是我们一切学术研究的起点,因此石刻研究永远不会过时,永远都会受到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