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如何评价吾国花鸟画 极乐天国中一株灿烂的奇葩  

2017-01-14 19:59:35|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荃写生珍禽图卷

黄荃写生珍禽图卷

赵佶芙蓉锦鸡图轴

赵佶芙蓉锦鸡图轴

“吾国花鸟画,至少有近四千年的悠长时间,是极乐天国中一株灿烂的奇葩。”潘天寿用寥寥数语点出了花鸟画的灿烂辉煌。

根据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孔六庆在《中国艺术专史·花鸟卷》中的考证与梳理,花鸟图像在远古先民开辟混沌的历史中孕育产生。到了东汉,花鸟画终于有了破土而出的迹象。而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花鸟画独立成科。自此,中国花鸟画开始了奔腾不息、高峰迭起的发展。

宋徽宗将院体花鸟画导向历史最高峰

从隋唐到两宋的600多年中,以工笔形态为主的花鸟画在唐代宫廷完全成熟,产生了像曹霸、韩干画马,韩滉画牛,边鸾画花鸟那样的大家。到了五代,宫廷画院花鸟画发展到历史顶峰时期,西蜀出现了黄荃,以“富贵”风格奠定了“院体花鸟画”的黄家样式;同时南唐出现了“野逸”风格的非宫廷画家徐熙。从此,中国花鸟画形成了“黄家富贵、徐熙野逸”的两大风格体系。

北宋宫廷画院的花鸟画高潮,则一波接一波迭起。从黄居寀导入黄家画法开始,继而易元吉、崔白不失黄家画法又吸收徐熙画法,进行艺术的变革,至宋徽宗赵佶开创画学教育,培养了不少花鸟画家。南宋的花鸟画则延续了宋徽宗的做法与成就。

宋代是宫廷院体花鸟画在中国绘画史达到全盛的时期,其中宋徽宗将院体花鸟画导向了历史最高峰。在《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中,他第一次提出了花鸟画能“粉饰大化,文明天下,亦所以观众目、协和气”的政教作用。

也就在北宋,绘画材质开始向水墨与纸质倾斜,画家队伍逐渐向文人倾斜,那种推崇高尚情志的“隐逸”思想所主导的艺术审美,使文人的花鸟画开始进入了水墨的表现。其中,文同、苏轼的艺术活动,处于中国文人画发展的关键之时。文同的墨竹彪炳史册,苏轼的“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的着名论说,则对当时院体画片面追求形似的偏向提出了反思,且影响深远。

花鸟画水墨形态大发展的时代主要在元代。动荡的时代导致大批文人偏于佛道思想而沉入水墨的意境中,并使文人的精神转移到了内心,特别能以兰、竹、梅映照出文人内在的品格。代表元代绘画成就的山水画“元四家”,除黄公望外皆擅画墨竹,其中,倪瓒的“逸笔”特别能体现元代的艺术风格。“以中每爱余画竹,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倪瓒的画竹的“逸”、“逸笔草草”思想,为后来的文人花鸟画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陈淳水仙图

陈淳水仙图

八大山人花鸟

八大山人花鸟

明清花鸟画的主要阵地为江南地区

明代起,重个性表现的文人水墨大写意花鸟画以不可阻挡之势奔泻而来。自此,花鸟画走出了庙堂与山林,在人间烟火中蓬勃地发展,于是审美形态猛然一变:日益重视用水的水墨大写意画法飚然。

从地域上说,明清花鸟画的主要阵地,仍为元代绘画发达的江南地区。这里,也是明清主要思想家的聚集地,所以花鸟画的发展往往浸润着哲学与思想的色彩。

“大写意”是一种笔墨更无拘无束抒写心象的约定俗成的画法。相对传统院体花鸟画工笔形态的工整精丽,“大写意”有大大释放“形似”的意义。明代花鸟画以文人水墨大写意形态为主,同时其他形态也在发展中并存,形成了该时期全面发展的生动局面。

在明代的大写意花鸟画方阵中,活跃于苏州地区的吴门画派是重要的力量,从沈周开始,经过文征明,再到陈淳等花鸟画家,都是追宋元文人画传统而创新格。素以山水画着称的沈周,写意花鸟画有开拓之功,而陈淳则是大写意花鸟画的开创性人物,其出现意味着这一艺术形态的成熟。

后人对文人水墨大写意花鸟画传统的理解,往往是“白阳、青藤并提”,意在说明两人有开宗立派的意义。“白阳”即陈淳,而“青藤”则是徐渭。徐渭的水墨大写意花鸟画善于运用“水”,纵横肆逸,笔墨淋漓,而其本质是“狂”。徐渭之后的花鸟画家,无不膜拜他。他们都是悟识徐渭的才情迸发出无限创造力。石涛说“青藤笔墨人间宝”,郑燮说“青藤门下牛马走”,齐白石则甘愿为徐氏门下“走狗”而终身学之不已。

在明代院体花鸟体系中,不得不提及广东画家林良,他是院体粗笔形态的主要创造者,是现有文献中广东最早的有巨大成就的花鸟画家,对后世影响很大。

晚清以来花鸟画发展呈现三种趋势

清代花鸟画继续呈现明代文人水墨大写意形态,发展得有声有色、蓬蓬勃勃,画家的水墨技法越来越善于用水,乃艺术本身发展规律所决定的趋势。

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和石涛,是继陈淳、徐渭之后崛起的又两座并置的大写意花鸟画高峰。两人作为明室王孙,处在天崩地塌的改朝换代之际,感受着撕心裂肺之痛,奔狂于笔墨而耸起笔墨的奇峰。八大山人的花鸟画在失去家国的彻底绝望里,狂写而不失贵胄气质,独出极精粹极简练的笔墨与诙谐怪诞的造型,画面体现出清润的风格;石涛则以天才画家的灵性笔墨塑造了纵逸的风格,画风多变,体现了他理论功底的深厚,《画语录》便树立了完整的中国画学思想。另外,两人都曾成为佛门中人,佛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了他们的艺术创作。

明清两朝交替之动荡,以及异族统治带来的社会巨变,迫使文人要抒发胸臆;另外,卖画市场的审美需要雅俗共赏的花鸟画。这两种内动力的结合,使清初到清末的大写意花鸟画,出现了唯美表现的趋势。比如,晚清时的海上画派,是集笔力之美与与色彩之美的典型。

另外,恽南田的“没骨形态”与常州画派,高其佩的指画大写意形态,“扬州八怪”独出心裁、个性林立的写意形态……都是清代花鸟画史上的重要路碑。清代花鸟画还有一个重要的新现象,那便是清朝宫廷主动吸收西方文化艺术所产生的“中西合璧”花鸟画新形态,为前所未有之变局。其中,西方画家郎世宁的影响巨大。

晚清以来,在西方文化艺术影响下的花鸟画,呈现三种发展态势:一是立足于传统,兼受西方色彩影响,如海上画派;二是坚定不移地沿着传统的路数发展,如陈师曾、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三是受日本、西方绘画影响而发展,如“二高一陈”、刘海粟、林风眠、徐悲鸿等。这三种趋势带来的花鸟画的整体新貌是:构思新、色彩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