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拂柳的博客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日志

 
 

王维请人着色被称“偷懒” 这不就是古代的绘画工作室  

2017-07-23 15:01:57|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王维《伏生授经图》卷(局部)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人家所蓄,多右丞指挥工人布色。”又曰:“吴生每画,落笔便去,多使琰和张藏布色。”每读至此,便有“摩詰偷懒,道玄耍赖”之叹。

画当经运思、写形、傅色、款识而成。然运思之不可见而款识盛于晚宋,故右丞之时,所谓画家必躬亲写形傅色,方可谓之画家。如此,亦方合古训所谓:“画者,形与色也”。然右丞、道玄之画,却止于写形而已。傅色一道多倩人为之,所谓“右丞指挥工人布色”、道玄“多使琰和张藏布色”是也。

右丞指挥布色者既非家童,亦非仆役,乃工人也。古之所谓“工人”者,匠也,能画之人也。彼时工人之名未可知,今时更不可考。故出于右丞之画,皆属右丞之名。且既言指挥,当非一人,或有众工。道玄多使布色者,乃其弟子也。翟琰、张藏皆为《历代名画记》载入之画家。由此则与道玄合作者或为右丞所不及矣。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记:道玄观裴将军舞剑器而“奋笔俄顷而成”,画既成,“道子亦亲为设色”。乃知道玄、右丞皆多勾勒而已,设色一道则多使人。其亲为者,偶一为之而已。此番景致虽未及考证,却无妨于如是之推想:右丞、道玄或为绘画工作室制之首创者乎?

如此之推想,不敢专美,乃妙得于海南康氏之创论。所谓“油画为吾国所创”。故右丞首创绘画工作室制,大可添足于康氏高论之后,曰:非特其油画为吾国所创,即其工作室制亦为吾国唐时之翻版而已矣。康氏之惊世宏论可再获印证欤。

右丞、道玄之倩人傅色,与思翁之请人捉刀,虽皆假人之手而为之,却有天壤之别邪。右丞、道玄之倩人止限于傅色而已,其运思出于己、其写形亦出于己;思翁则不然,运思不出于己、写形不出于己、傅色亦不出于己,其亲为者唯属款而已。故右丞是为代色,思翁是为代笔。代色者多为偷懒,代笔者多为应酬。代笔之作,虽为署名者所认可,于画而言,犹是伪作;代色之作,虽亦假他人之手,于画而言,却止于合作。伪作与合作之别,不在于各自所需不一,而在于所谓画也。

右丞既倩人傅色,则傅色一节,虽为绘事之不可缺少,却非绘画之必备而不可缺失。自顾恺之倡“以形写神”论以降,画之形色并重已趋于重形轻色。画之于色虽有二阎及大小李将军推向极至,却也只与吴道子一日之迹相颉颃而已。数月傅色之功与一日写形之迹其可作等量齐观,所谓齐观者不在傅色而在于写形,所谓等量者亦不在傅色而在于写形。故及至唐之初,色虽未尽弃,却难有半壁之尊。

画者何为?曰形与色也。右丞则唯写形为重,至于傅色一节,几可忽视矣。唯其如此,傅色一节,乃可倩工人为之,因其无关画旨也。

于是,水墨一道见矣。张彦远曰:“余尝见(右丞)破墨山水,笔迹劲爽。”破墨山水,或非尽合后世之水墨山水,其有无傅色,不宜妄测,然其笔墨之为主宰,则确然无疑。

故后世将水墨山水之创制鼻祖定位于右丞,并非权宜之举。何者?道玄使人,实为合作;右丞使人,方为差役。所谓画者,于道玄犹在形色也,于右丞仅止于形而已。色之于道玄,或为不可阙如;之于右丞则可弃置。故道玄之使人,其异于时状者,在末之态也;右丞之使人,其变革绘画者,在本之性也。

窃以为,山水之变,或如张彦远所谓:始于吴;而水墨一格,乃成于维。此非据因于所谓:“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 右丞此说,历代以来有信之者,有疑之者,有将信将疑之折中者。信之者,以为右丞创制水墨之据;疑之者,以为托名右丞之作,不可为据;折中者,以为《山水诀》惟此数字出于右丞,余皆赝附。然即便信然疑之者之论,亦无碍于历史之实;况乎其本无定论哉。

子曰:吾将听其言而观其行。言有忽忽而行无遮蔽,故言行之间,当以行为重而言次之。至于还原史事,则当以行为据而不可拘于言。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